首页 > 财富观察 > 正文

中国金融衍生品市场:不能忘却对天空的向往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2-01-10

 11月上旬,我们送别了被誉为“中国航天之父”的钱学森。是钱老为代表的航天工作者通过他们的艰苦奋斗,圆了中华民族的飞天梦想,把我们对浩瀚天空的向往变成了现实,让中国人的足迹踏进了广袤宇宙。

 
回到我们证券业。我国证券市场建立近20年了,应该说发展迅猛、成就斐然。如今我们的股票市场总市值超过20万亿元,名列世界前茅,股票交易量更是全球数一数二。但如果按一般定义的三大市场来分析一下市场结构就会发现,我们的股票市场一枝独秀,固定收益市场较弱,金融衍生产品市场则基本还未建立。用军队打个比方,我们有数量庞大的陆军,海军弱,空军基本没有。这肯定不是现代战争的路子,没有海空的控制权,真开战起来,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所以我们现阶段的策略是正确的,金融市场基本封闭起来,先自己玩自己的。可问题是,放弃了天空和海洋,我们真甘心一直这么下去吗?
 
人们现在一提到衍生品,好像这是个风险很大、投机性极强的东西。可实际上衍生品恰恰是因为控制风险的需要而发展起来的。因为有了衍生品对现货标的风险的对冲,人们才可以不那么担心现货方面出现过大的风险而安心去发展它。
 
比如,小麦农场主通过远期锁定了小麦价格而不用去太担心“多收了三五斗”,因而可以放心多耕多种;航空公司可以通过购买航油期货多头来平滑公司的利润,如果未来航油大涨,则公司用油成本上升,但期货多头那边的收益可以弥补部分利润损失;如果航油下跌,期货那边亏损,但主营这边的业务利润在增加。这样就不会因为航油的单边市,而造成公司利润的大幅波动。如果没有对应的衍生品,生产商会因为担心假若未来市场方向和预期相反,则项目风险太大或是投入太多,因而不敢充分投资或生产。因此,是现货价格的剧烈波动促使了衍生品的产生,而非衍生品的出现造成了价格的剧烈波动。
 
大家总说我们股票市场波动大、老暴涨暴跌。这个问题现在一个比较公认的原因就是我们的市场为单边市,缺乏对冲机制。由此导致的后果是,大家都只能靠做多挣钱,觉得有机会时都往上推;趋势不对了,又比谁跑得都快。这种市场培育了越来越多的所谓趋势投资者。而如果有了融券机制,可能股票涨时没那么快,因为觉得价格高的人可以通过借入股票再卖出,提供反向制衡;有了股指期货,可能不用在股票现货上那么大动作的折腾,因为投资者可以保持现货的持仓而用方向相反的期货来对冲风险。
 
当然,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不是以对冲而是以投机为目的,由于衍生品往往有杠杆(其实这也是由于衍生品本身主要为对冲风险需要而要降低其本身成本),那风险可能就比较大了,特别是对风险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没有好好评估的投资者。其实,在一个衍生品市场中,避险者、套利者和投机者应该共存,各取所需,形成一个稳定健康的生态环境。哪一类行为过头了或匮乏了都不好。凡事都有个度,这个道理就不多说了。
 
上面说了点衍生品的好话(我认为也是实话),并不是说我们的衍生品市场现在就能大干快上了。从我们推出权证和创业板的实践来看,市场投机气氛还比较浓厚,炒作还比较厉害。当然,这也与我们市场长期缺乏做空等反向机制有关。单边的市场、供需的不均衡容易培养出这么一种生态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把相对复杂的衍生品全面推向在开始阶段还缺乏知识和认识的投资者确实有危险。但这不妨碍慢慢试起来。如果担心普通投资者知识和风险承受能力不够,不妨让专业的机构在场外先试起来,参与方都搞清楚各自的风险和责任。比如,允许合格的券商和券商间、券商和基金间,通过大宗交易或类似的平台,约定未来某个时间以某个价格买卖某只股票,或是单方有权利以某个价格买入或卖出给对方。
 
600年前,郑和率庞大的舰队七下西洋。其舰队规模和航程方面都远胜于其后西方大航海时代的哥伦布、达伽马等人。中国人的旗帜飘扬在浩瀚的海洋之上。可惜,郑和之后再无郑和。中国人现在已经站起来了,我们有着对未知领域不断探索的渴望。指引我们的神舟飞向太空的,正是我们不能忘却的对天空的向往。
 
(作者为长江证券金融衍生产品部总经理,曾就职于上海证券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