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富观察 > 正文

金融危机根源:不出自华尔街 而是华盛顿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2-01-10

 近日,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避免存在银行大而不能倒的议题在大西洋两岸同时引起了广泛议论。但是,英国和美国对这个问题却有不同的方法。

10月21日,英格兰银行(央行)总裁默文·金(Mervyn King)在爱丁堡倡议分拆投资银行与一般银行业务。他认为,这样,投行高风险高回报的经营模式就不会危及到普通人在一般银行存款。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正在酝酿新法案加强对大银行,甚至是以前不受监督的对冲基金的监管力度。目前听说的可能出台的政策有提高资本金要求、降低公司财务杠杆、由大银行出资成立一个新机构——消费者金融保护机构(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Agency),负责吸收破产的大银行的损失和影响。

去年9月,雷曼兄弟宣布破产后,金融市场大幅动荡。造成的连锁反应迫使美国政府直接注资AIG,进而出台了一系列包括向银行系统提供7000亿美元舒缓有毒资产坏账问题的非常措施。这些教训使得人们思考如何亡羊补牢。

为了解决银行大到不能倒,英格兰银行总裁的办法是让银行不能大,美国人的办法是强化资本以减少倒闭的可能,成立机构让大银行也能避免雷曼式的硬着陆,不用靡费公帑来为私人银行料理后事。

控制银行规模、拆分银行的办法不是英格兰银行首创的。在美国独立之初,为防范出现银行家垄断资本,进而侵犯民权,曾经对银行有着很多甚至不合理的规定,例如不能在外州开设分行等。J.P.摩根的摩根银行也被政府强制拆分为J.P.摩根银行和负责投行业务的摩根士丹利。但是,经过近100年的发展,政策松动,美国的银行业出现了世界级的大银行,而且又开始混合经营。这个转变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大银行可以提供更加完善的服务,更重要的是规模和多种经营提高了银行对抗一般的金融危机的能力。

运用曾经被采用而且又被放弃的政策,是需要三思的。

回顾上世纪80年代末的储贷危机,可以发现小银行也能造成大问题。那次危机造成747家储贷协会监管的储蓄贷款银行的破产,当时政府投入5000亿美元进行救助,最后造成了1600亿美元的损失。

那些储蓄贷款银行都是地区性的小银行,从事的业务也只是吸收存款、放贷收息这样的传统业务。但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通货膨胀、油价飞涨造成资金大量流入房地产领域。这些储蓄贷款银行贷出的资金也集中在房产开发领域。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房产泡沫开始破裂,储蓄贷款银行对房产项目的贷款很多都收不上来,于是纷纷倒闭。

这些储蓄贷款银行每一个的规模都不大,除了当地居民,在全国范围内毫无知名度。一家倒闭造成的影响都很有限。但是,747家这样的小银行都倒闭了,就造成1990~1991年的经济危机,造成了不亚于今天次贷危机的损失。而且,这些储蓄贷款银行之间也没有诸如衍生产品的关联交易,一家倒闭不会造成骨牌效应。可见限制规模、拆分业务并不能真正降低系统性金融风险。

从上世纪80年代末的教训看,系统性风险是由系统性问题造成的。金融系统中有几家银行,它们的市场份额如何分配是次要的。如果所有的银行都在做同样的事情,无论银行业是散户为主还是寡头垄断,一旦市场逆转,系统性的危机都会爆发。

比较上世纪80年代末的危机和现在的危机,虽然两次危机中单个倒闭银行的规模相去甚远,但是造成的原因是相似的,即所有的银行资金都过度集中在房地产业,而一旦房产价格无力上涨,银行的危机就开始了。

再来看美国的政策:目前,美国可能出台的政策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轻大银行破产造成的社会成本。但是,时机恐怕不对。降低公司的财务杠杆会造成银行收益下降,在目前经济低迷的时候,加收费用成立新的机构更加会加重有问题的大银行的财务负担,从而减缓这些本来就已经“步履蹒跚”的金融机构复苏的速度。当然,经济总会好转,在牛市的时候这些政策就会让银行留存部分利润为下一场金融危机做好准备。

不过,无论是英国的办法,还是美国国会的“酝酿”,似乎对金融危机来说,都不是特效药。

事实上,造成金融系统性危机的根源常常不是出自华尔街,而是来源于华盛顿。如果,政府不是大力推进住房自有率,不是人为压低利率,房产泡沫不会延续这么久,造成的危机也不会这么深。银行只是在法律的框架内作最有利的选择。虽然造就的结果不见得是监管者的本意,但确实是监管不力造成的结果。根本问题不是银行要不要监管,而是政府通过监管要建立什么样的金融秩序。

(作者系华尔街从业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