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富观察 > 正文

杰弗里·弗兰克尔:2012 新兴市场坠落之年?

文章来源:《财经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2-01-30

  东亚危机发生于15年以后,在1997年年中袭击了泰国,然后蔓延到东南亚各国和其他地区。如今,又是15年过去了,如此看来,2012年正是又一次新兴市场危机爆发之年?

  伯尔尼——过去7年来,新兴市场的表现令人刮目。在经济增长、债务-GDP比率、反周期财政政策以及评级机构和金融市场评分方面,它们的表现远好于发达工业化国家。

  但是,进入2012年,投资者开始怀疑新兴市场可能会因新一波“去险”行为而遭遇回调。中国会经历硬着陆吗?商品价格的下跌会打击拉丁美洲吗?欧盟主权债务乱象会蔓延到土耳其等邻邦吗?

  事实上,鲜有人认为土耳其在近年来所出现的快速经济增长和巨额贸易赤字共存的现象会持续下去。类似地,巴西和阿根廷的高GDP增长时代也有可能很快便会逆转,特别是全球商品价格出现下跌的话,而如果中国经济走弱或全球真实利率在今年开始上升,商品价格下跌并非不可能。至于中国,可能因房地产泡沫的破裂以及银行被迫处理坏账而出现硬着陆。

  这绝不是杞人忧天。世界银行已经在其《2012年全球经济展望》中调降了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测。巴西的GDP年增长率在2011年第三季度出现了停滞,2012年预计将增长3.4%,比2010年的记录低了一半。由于印度在今年下半年出现了急剧减速,因此南亚也将结束为期6年的高速增长(2010年增速达到了9.1%)。预计2012年,该地区增长率将继续下降,只有5.8%。

  三个方面——实证、理论和推理,每个方面都带有假设性,并非板上钉钉——支持关于新兴市场的经济表现将在2012年大幅疲软的担忧。

  市政方面,我们可以看历史数字:新兴市场似乎每隔15年就会发生一次危机。1982年年中爆发哦的国际债务危机始于墨西哥,然后蔓延到拉美和其他地区。东亚危机发生于15年以后,在1997年年中袭击了泰国,然后蔓延到东南亚各国和其他地区。如今,又是15年过去了,如此看来,2012年正是又一次新兴市场危机爆发之年?

  规律性枯荣周期假说受长期学术文献的支持,比如美国经济学家卡门·莱因哈特(CarmenReihart)的著作。但我想指出更老的源头:《旧约全书》,特别是约瑟夫的故事,法老召他前去解释梦境——七只肥牛,然后又是七只瘦牛。

  约瑟夫预言将会发生七个丰年,庄家将因尼罗河的泛滥而获得大量丰收;而此后将是七个荒年,大旱将带来饥荒。他的预言最后都应验了。幸运的是,法老及早地派技术官僚(约瑟夫)在七个丰年时储存了足够的谷物,足以让埃及人民安度七个荒年。对于如今的工业化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来说,这个故事仍具有极高的学习价值。

  对新兴市场来说,1975—1981年这七年中出现了大量的资本流入,石油美元通过贷款的方式流向了发展中国家。1982年肇始于墨西哥的国际债务危机引发了七个荒年,被称为拉美的“失去的十年”。而在转折之年(1989年),最醒目的事件是首次发行了布雷迪债券(拉美国家发行的美元债券),为拉美走出危机助了一臂之力。

  第二次七个丰年是1990—1996年,流入新兴市场的资本创出了历史记录。从1997年开始,东亚经历了七个资本荒年。接着又是第三次七个资本丰年(2004—2011),甚至连全球金融危机都没有阻止新兴市场的繁荣。如果历史会重复,那么现在就是流向新兴市场的资本流第三次“突然停止”的时候了。

  那么,数据和圣经预言是否足以让15年周期假说可信呢?也许可以,如果我们能够找到解释国际资本流周期性波动的成因理论的话。

  一种可能的解释是,15年正好是个体贷款投资者和对冲基金交易员赚到足够的钱隐退江湖的时间。今天的年青一代资产管理人知道2001年的土耳其危机,但没有人有第一手的经历。他们会认为,也许这次会不一样。

  如果新兴市场真的在2012年崩盘,请记住这个规律的最早发生地——古埃及。

  杰弗里·弗兰克尔是哈佛大学资本形成和增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