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富观察 > 正文

分享至手机中储粮购粮“打白条” 拖欠定远县上千农户2500多万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7-14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定远县是安徽有名的产粮大县,此时正是当地水稻施肥、病虫防治的季节。而对定远县一千多农户来说,由于没有拿到去年的粮款,今年的粮食生产很难再精耕细作。近日,当地群众向中国之声反映,去年夏粮收购时,将收获的粮食卖给了中储粮,除了几张中储粮开出的“白条”,粮款至今没能拿到。农户少则被拖欠2万,多则被拖欠5至7万,这些钱几乎是很多农户去年全部的家庭收入。拖欠资金共计2500多万。

 
  中央曾多次发文强调,夏粮“托市收购”要及时结算农民粮款,不得“打白条”。按照相关规定,粮食收购资金是由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保障,专款专用,由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统贷统还。可以说,这笔资金是由国家财政来兜底的。那么,中储粮本该在去年就支付给农户的粮款去哪了呢?
 
  站在自家的稻田里,望着“营养不良”的稻秧,定远县西卅店镇双桥村郑重(化名)有些无奈。
 
  郑重:我们原来有钱的话,可以直接去买肥料。庄稼不会长成这个样子。
 
  郑重老少三代共种有30多亩地,去年,小麦和稻谷收成不错,按照国家“托市收购”的价格出售,能收入10多万。但去年卖的粮款一分都没拿到,今年播种、施肥只能靠赊账。
 
  郑重:要不赊账,这粮食生产就不能干了。你看到发黄的那个,肥料还没撒上呢。
 
  记者:你这方圆几公里,多少户是这样的情况?
 
  郑重:好像我们这个庄上可能没有拿到的多,95%都没有拿到。 
 
  记者走访了定远县朱湾镇、永康镇、西卅店镇等多个乡镇,类似现象在当地较为普遍,有的乡镇临近的多个村民小组,没有一户拿到去年的粮款。不少永康镇的村民告诉记者,他们的粮食去年都卖给了中储粮,很多农户直接把刚打的粮食,拉进中储粮滁州直属库设在定远县的收储点--安徽省民生米业有限公司的仓库里。
 
  村民:粮食都卸到7号仓了。
 
  记者:当时你卖粮食的时候,给你收据了吗?
 
  村民:给了。
 
  记者:开的是中储粮的,还是民生米业的收据?
 
  村民:民生米业的。
 
  记者:按道理说,卖粮是一手交粮,一手交钱。当时你要钱了吗?
 
  村民:当时要钱说一个月之后,后来就一直往后推了。欠我三万四千多块钱。
 
  按照国务院颁布施行的《粮食收购条例》规定,“国有粮食收储企业收购粮食,应当即时向售粮者本人支付售粮款,不得拖欠”。国家粮食局财务司去年夏粮收购时,也发文强调,“不得给农民打白条;也不得将农业发展银行贷款挪作他用;要依据农民交粮的实际情况,当场如实填写统一规范的收购凭证”。
 
  但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中储粮开具的票据中,混杂着民生米业开出的验粮结算单。刘师傅曾是民生米业的工人,他告诉记者,如果不是中储粮去年来挂牌收粮,他不会把粮食拉到这里来,因为2013年,他的粮食收购款,民生米业就没有兑付。 
 
  记者:哪张单子是中储粮的?
 
  刘师傅:就这个。
 
  记者:这个单子跟一般的单子有什么不一样?
 
  刘师傅:是中储粮单子换的。它是3950元,只给我两千块钱,这不写着下欠1950元,就打的这个暂欠单。我们卖给中储粮几万斤,都是经过民生米厂,发钱都是民生米业。
 
  不少村民和粮食经纪人向记者出示了去年卖粮时拿到的票据,上面写着:中央储备粮全椒直属库最低收购价粮食入库检验检斤结算单,售粮人、过磅记录、等级单价等基本信息记载清楚,票据下方有检验员、司磅员、入库验收的人名印章,而付款员处为空白。
 
  老道的粮食经纪人说,这些由人工填写的结算单是违规开出的,正规的结算单应是电脑打印的。一位被拖欠了500多万粮款的粮食经纪人告诉记者,中储粮委托民生米业收购后期,称电脑坏了,只能开手写的收据。
 
  粮食经纪人:(去年)12月在尾声的时候,说电脑坏了,票没开。
 
  记者:那拿什么凭证说粮食进仓库了呢?
 
  粮食经纪人:我们有米厂的过磅单,这也是凭证,后期转为米厂给我们开的票。
 
  根据定远县政府公布的统计数据,民生米业2014年在为中储粮、中粮(新粮公司)代收代储业务中,拖欠粮食经纪人21户,欠款2300多万元;农户138户,欠款230多万元,合计2500多万元。 记者了解到,每一个粮食经纪人背后都涉及几十户甚至上百农户。
 
  “一手交粮,一手交钱”,这是中央多次发文强调的储备粮交易原则,而在中储粮滁州直属库的粮食收购中形同虚设。中储粮滁州直属库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坚称,粮款是直接打给了每一个售粮者。而不少农户和粮食经纪人却表示,从未收到过粮款。那么钱到底去哪儿了?究竟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记者向中储粮滁州直属库负责民生米业收储点的一位马科长求证,马科长长时间表示沉默,不予回应。昨晚,记者再次致电中储粮滁州直属库主任王忠发和滁州直属库监管科科长金绍宏,他们均表示,去年的粮食收购款都打给了售粮者本人。王忠发介绍说,粮款兑付给了每一个售粮者,但截至发稿前,记者未能看到相关账单。
 
  王忠发:我们是自主收购、自主打款、自主开票,谁卖粮打给谁。比如说你是经纪人,把钱打给你,你又把钱转给民生的项目上融资,融资贷款断了,他就拿他们的钱当融资的钱。他是这样的。
 
  记者:你们这个钱没有通过民生米业来发放吧?
 
  王忠发:没有没有,他们沾不上边的。
 
  记者:你们应该是有帐的吧?
 
  王忠发生:我们有的,我们内部有要求,有管理。
 
  而令人感到蹊跷的是,记者在暗访时,中储粮滁州直属库负责民生米业收储库点的马科长曾向粮食经纪人表示,希望他们可以宽限还款日期,款还是由民生米业来偿还,中储粮在背后支持,用来年的仓储费用偿还之前的债务。
 
  马科长:这个钱租仓、存粮、收购,这个费用进来,你们得到还钱的目的。靠政府来扶持,靠我们收粮来扶持。
 
  国务院颁布施行的《粮食流通管理条例》等相关文件均有明确规定,租赁的社会收储企业资产负债率不得到高于70%。而有知情人透露,早在2013年,民生米业的资金周转就已经亮起红灯。
 
  定远县政府在向上级汇报群众反映此事的回复中称,“造成拖欠粮款原因:一是中储粮滁州直属库在民生米业收购粮食中将粮款打到售粮经纪人、农户的结算卡后,民生米业私下与售粮户达成协议,向售粮户借款;二是中粮租赁民生米业仓库收购粮食后,将粮款支付民生米业,民生米业未能及时兑付给售粮经纪人。”回复中还提到,“民生米业将全部资金投入房地产开发,因房地产市场不景气,资金暂时不能回笼,所欠售粮户款项不能如期偿还。政府已经责令民生米业与所有售粮经纪人签订还款协议,分期分批偿还债务。”
 
  对于中储粮的说法和定远县政府的公开回复,记者随机采访到的多位农户和粮食经纪人均予以否认。 
 
  农户:不属实。是假的。
 
  记者:你们跟民生米业签订过协议吗?
 
  粮食经纪人:没有。
 
  记者:那你们的粮款有没有借给过民生米业?
 
  粮食经纪人:没有。
 
  记者了解到,数百农户曾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一问题,定远县副县长杨锋平参与了调查处理。杨锋平告诉记者,粮款没有打给售粮者。
 
  杨锋平:民生米业它为中储粮代储的,收购以后,资金没有兑付。中储粮资金管理上可能出问题了,没有把资金直接发给售粮户。
 
  在接待粮食经纪人的求助时,杨锋平也直指中储粮的不负责任,却表示无可奈何。
 
  杨锋平:这是对老百姓不负责任嘛。
 
  经纪人:这个粮食我们就是卖给中储粮里面了。
 
  杨锋平:我知道,我知道。这个我能不清楚吗?我清楚。
 
  经纪人:就是你们都采取了什么措施呢?
 
  杨锋平:我能采取什么措施呢?你讲。我有什么办法对中储粮呢?我又管不了他,你们去中储粮找他们去。
 
  不少农户和粮食经纪人拿着中储粮打的“白条”,多次向中储粮安徽分公司反映,至今未收到任何反馈。有关事情进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