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在路上 > 创业学堂 > 正文

大佬在“逃跑” 但对创业者而言制造业是下一个机会?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23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人家说投资是老中医行业,都得经过波峰波谷才能知道什么是最大的价值”,智见传媒CEO郭炜在猎云网“2016年度CEO峰会”上的这句话,可谓道尽了创投行业这两年的现状。从红红火火到恍恍惚惚到四处听见“寒冬来了”的声音,那些玩一把就走的“捣乱者”,那些悲壮赴死的创业公司,那些负重前行的创业者,那些觉得资本愈冷静自己愈有机会的自信者们,贯穿着整个创投圈。

  虽然风口上的猪不再是创投圈的热门短语,但投资人和创业者依旧在寻找着赚钱和做大的方向。这一年里,投资人和创业者闹分手,投资人和投资人呛声打赌,但终了,投资机构们更懂得“抱团取暖”的道理,竞争过后,合作依旧。疯狂不再,谨慎、反思反倒成了投资人的关键词。

  2017,大破大立

  五岳天下创始合伙人蒲俊臣认为,用一个词总结2016年的创投环境,这个词应该是“反思”。他表示,从2014和2015年的疯狂到2016年的迷茫不知所措,整个创投行业今年都处在反思中。“前两年,更多的是显而易见的、大家能看得到的机会,甚至很多是自己想要去做的。但是,到了2016年,我们就要为它买单了,事实发现,这些机会都是伪需求的,商业模式根本不成立。2016年,整个行业都在反思是创业者的方向错了,还是投资选错了赛道,又或者是选错了选手。”

  伴随着反思而来的另一个2016创投关键词是“谨慎”。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戴汨说道,“我们三个人十几年投的项目没有别人一年投得多,我们十几年投了70家,但是其中有十四五家独角兽。正是因为谨慎,资本寒冬对我们影响不大。”

  纽信创投合伙人吴强用了一个乐观的词“新常态”来形容2016年创投圈的氛围。

  他认为,过去几年的风口,有些是投资人臆造的,有些是用资本堆砌的。创业者不能今天单车热就去做单车,明天什么热就去做什么,创业一定要熟悉什么,就去追求什么。吴强表示,2016年对投资人来讲也是一个新常态。“在过去的多次风口里,比如智能硬件风口、O2O风口以及各种其它风口,投资人都追赶过,也有很多投资人在这些风口里吃了很多亏,得了很多教训。正是2016年的这些起落让投资人们能够反思,去思考投资机构的价值追求是什么,而非别人投什么,我也投什么。”

  成为资本合伙人葛逸宏对吴强的观点深表认同,同时,他用了“价值”一词来总结2016。他表示,投资的本质还是遵循公司的价值,正是因为公司的内在价值才带来了高估值和巨额融资。“在资本市场不是那么景气,或不太确切的状态下,追寻价值就变得更加重要。”

  红点创投合伙人吴峰给出的2016创投关键词是“期待”。他认为,不管是从全世界的政治经济还是创业环境来讲,明年都会有非常大的变化。“大破大立”,他说道。

  江湖有厮杀也有结盟,投资机构也一样

  在降温、冷静、反思的2016年,投资人们依旧会争夺好项目,但竞争从来不是绝对的。葛逸宏称,“几乎在每个项目上都是竞合的,很少有项目从头到尾只有一个投资人,大家在同一个公司董事会上自然就是合作关系”。他表示,竞争主要是在抢项目的时候,同一轮同一个时间想投资的时候会有竞争关系,除此以外还是合伙更多一些。

  而吴峰对VC之间竞合关系的看法更绝对。“我们没有竞争者。其实,从本质来讲,应该是在同一个案子上没有合作者。”他表示,他理想的投后管理风格是只管杀,不管埋,如果投的案子好,后面自然有投资人发现其价值。“我永远追逐下一个更大的东西”。

  戴汨也认为VC很少思考竞争。他表示,VC甚至不知道下一个项目是什么,也不知道投的项目会成为独角兽。“当你面对完全不确定的市场和公司的时候,你谈不上有没有竞争对手,更多的时候还是去考虑我们投资的公司,从5-10年长期来看是不是符合社会的基础价值。”

  VC是靠人的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机构之间也是这样,江湖有厮杀也有结盟,一个案子能有确定的回报,江湖上肯定有厮杀。不过蒲俊臣表示,创业者未来的确定性不强,而且投资是比较长期的过程,如果从竞争角度来讲有点消耗效率。他认为,如果大家有共同的价值取向和理念,合作的价值是多于竞争的。

  吴强也认为创投圈的气氛比较融洽,因为投资人们经常聚会,能够互相合作,本身也有上下游投资的关系。不过他个人并不欣赏投机性投资,“投一个案子看的是有多少人塞钱,那是投机,不是投资。我们看到很多案子每人投100万,和尚多了没水吃,著名的大佬合作一个基金,最后谁也没吃,谁也不管。”

  制造业是会是下一个风口?

  正如戴汨所言,投资人不知道所投的项目会成为独角兽,而所谓风口,等你追的时候,可能已经晚了。但投资也有它的规律和周期,投资人也有他们的专长和偏好。风口难测,但被偏爱和看好的领域和项目,并不以外力为转移。

  吴峰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明年可能是大破大立的年份。“一个旧的交互周期结束,一个新交互周期还没起来”是他对现在互联网的基本判断。他表示,PC和移动互联网之间的两到三年,即2009-2010年左右,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心态跟今天很像。“要问2017年的风口在哪,可以回顾一下那两个周期中间出现过什么。今年所谓的热点,像直播,在2008、2009年已经出现过第一批了,今天只是换了一种载体以不同的形式出现,本质都是一样的。”

  最近关于“曹德旺跑了”现象的讨论刷爆了朋友圈,更引发了大家对中国制造业、中国税负和中美营商环境的比较。国人在呐喊“不要让富士康跑了!不要让福耀玻璃跑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叫喊“别让福特汽车跑了!”以前各国都在争抢金融产业和互联网产业,把制造业往国外扔,现在又回过头来抢制造业。在风口的问题上,葛逸宏也认为制造业也许是一个风口。他表示,从中国宏观经济转型来讲,制造业的升级也会是非常重要的主题。“实际上,这个领域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风投忽略掉了。回顾历史,在创业板兴起之前没有人愿意投制造业,创业板起来之后,大量人开始投制造业。而现在,制造业又变成了相对比较冷的领域。”

  葛逸宏的观点是,在接下来制造业升级的过程当中可能会诞生一些新的机会,比如新能源汽车。

  吴强则表示,没有人能准确预测到明年会出现什么现象。他认为,现在所谓的风口有些是被资本推动的。他引用一篇文章中的说法称,现在有一种现象叫“资本照明弹”,资本打出来的方向,一个项目很快估值非常高,大家都跑去这个方向。“我个人觉得这种方式搞坏了整个资本市场的风气。”

  跟葛逸宏的看法相似,吴强也认为,现在大多数制造企业效能不高,人工制造费用过大,那些用机器人代替人工,提高产能和工作效率的项目可能会有机会。另外,在整个经济周期不好的时候,像股权重组、债权转让、不良资产处置等逆周期的方向有可能会出现亮眼的项目。

  蒲俊臣则认为,中国的市场很大,很多行业都有机会,“只要是有增长的行业,我们就愿意在里面寻找符合创业和投资的长期有价值的事情。” 蒲俊臣把值得投资的公司分了三类。第一种是高增长类公司,“如果没有高增长,这个公司没有长远价值”。第二种是投印钞机,即打造赚钱的机器,比如典型的像做药、高科技壁垒的产品研发,包括游戏,这样的项目前面需要投入很多资金,但一旦走出来,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现金流。第三种是未来有机会形成垄断价值的公司。

  戴汨则表示,“我们不太追逐风口,也不会思考现在热点的东西是什么,我们也从来不想制造风口。我们只在懂的六七个领域里寻找长期有价值的东西。”他提到的六七个领域包括汽车、房产、医疗服务、食品等。“我们更多是在这些领域里看是否有新的催化剂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