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在路上 > 创业学堂 > 正文

互联网巨头下乡记:打通农村金融的最后一公里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27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程峰在内蒙古经营农场近11年,种植了3000亩马铃薯。春播在即,但程峰资金周转不开,这会导致种植时间推迟,造成后期的减产损失。在焦急之际,程峰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联系了深圳互联网金融平台理财农场的一线工作人员小杨。

  让程峰没有想到的是,小杨在了解其目前经营现状、资金缺口、资金主要用途、往年经营情况等关键信息,以及理财农场经过详细调研之后,借款项目很快就批了下来。

  “现场考察、调研,不到3周,资金就到账了。”程峰说道。

  起初,程峰对上门服务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存在一定顾虑和疑虑,因为既要提交资料而且还要像税务部门一样查账,担心对其资料有不正常用途,后经过当地现有客户的验证才打消了顾虑。

  跟理财农场类似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还有很多,由于传统的信贷模式难以满足农户的资金需求,这给了类似于理财农场等新兴互联网金融平台很多机会。

  早在2015年9月,京东金融就发布了农村金融战略,提出将构建全产业链产品链农村金融服务。而在2016年的12月20日,蚂蚁金服宣布启动三年“谷雨计划”,深耕农村金融。

  就在蚂蚁金服宣布“谷雨计划”之时,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正在北京召开。会议提出了2017年农业的五大关键工作,其中就包含了“加快推进农村创业创新”“推进‘互联网+’现代农业发展”等表述。

  “农业现代化是农村金融的产业支撑,‘十三五’期间是现代农业关键时期,总的发展目标有三大任务: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保护农业生态环境、还有增加农民收入。”在蚂蚁金服农村金融战略发布会上,农业部财务司副司长秦维明这样表示。他认为,农村金融破局的关键是利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破解长期制约农村金融的“最后一公里”难题。

  过去几乎无人开垦的农村金融市场,正成为诸多互联网巨头眼中的蓝海,一番混战正在展开。雄心勃勃的资本,正试图进入农村这个毛细血管,寻求一切可能的机会。

  在理财农场联合创始人兼CEO杨世华看来,土地经营权的流转被放开之后,规模化的农业生产将成为新农村的发展趋势,集中性的资金需求会越来越多,农业金融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互联网正在重塑农村金融,“三农”问题的解决或许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六成农户贷款需求未得到满足

  程峰也曾找过农村信用社贷款,但由于限额等原因,最高只能贷款不到40万元,这远远不能满足他对资金的需求,“而且资金使用时间非常紧迫,如果向银行借款一般至少要3-5个月审批。”事实上,由于不良率高企,传统商业银行对涉农贷款越发谨慎。

  50岁的张有全是内蒙古和林格尔县的种植户,他与蒙羊集团签订了长期育肥羊收购合同,同时也按照蒙羊集团的要求,改建了羊场,育羊数量接近5000头。

  但随着扩建羊场落地,老张的流动性资金一直很紧张,5000头羊日常育肥成本很高,平均4个月就需要30万元的支出。“过往只能向银行申请些纯信用贷款,利率高不说,平均几万元的额度也很难满足30万元的需求。”

  老张无奈之下只好经常在邻里间东挪西借,养羊的成本也随着提高,使得老张虽然扩建了羊场提升了收入总量,但净利润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提升,况且经常向人开口借钱,让老张感到压力很大。

  像老张的情况不止一家,在和林格尔县,类似老张这样通过自己努力形成了一定规模的养殖产业的农民有很多,也都因日常经营的资金东奔西走,捉襟见肘。“信用很好但无人相信”是他们面临的实际情况。

  数据或许更为直观。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做过的一个调查显示,在中国农村,16.8%的人认为需要钱,56.8%的人表示资金很紧张,而农户认为农村贷款不便利占69.6%。

  12月20日,由中国人民大学等机构发布的《农村小额信贷利率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农村中农户一般小而分散,缺少抵押和担保条件,贷款渠道少,而农户贷款需求往往又以短期的消费与流动资金需求为主。报告显示,有61%的农户表示自己的贷款需求仍未得到满足。

  这意味着大量的农村缺乏最基础的金融服务,无论财富增值或是融资需求,需求与供给长期得不到匹配。而农村金融这个巨大的市场,基本还处于半荒蛮状态,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农村产业经济的发展。

  “农村地广人稀,如果仍沿用传统依靠铺设物理网点,投入大量人员的方式去辐射,成本高、风险大、回报低,农村金融服务供给不可持续。今天,移动互联网金融服务以其独特的技术优势,低廉的可获得成本,为解决农村金融服务不足提供了全新的解决方案。”杨世华说道。

  构建农村金融生态圈

  市场的真空也意味着机遇的到来。

  蚂蚁金服农村金融事业部通过实地调研,得知张有全的情况后联合中华财险、蒙羊集团、农村淘宝推出了“合作养殖户旺农贷”,只要是与蒙羊集团签订了长期收购协议的羊场所有人,都可以通过蚂蚁金服申请旺农贷,额度最高可达百万元以上。

  老张就是此模式的受益者,2016年6月17日,老张向蚂蚁金服申请了1年期30万元旺农贷,经过中华联合财险及蚂蚁金服的快速审核,当天老张就收到了30万元的资金。

  内蒙古和林格尔县向东走750公里,就到了河北围城县。秋天正是马铃薯收割的季节,朱展鸿是当地一个马铃薯农场的农场主,他的农场面积超过5000亩,并成立了马铃薯深加工公司,在当地可谓是种植大户。

  随着规模不断发展,朱展鸿每年要收购大量马铃薯原料做深加工,维持马铃薯上游生产到下游加工,整个链条所需的资金量很大,朱展鸿也有资金不够的时候。

  2016年春,朱展鸿要扩展原有的种植基地,但手头资金不够。理财农场一线的工作人员了解到这个情况,主动上门拜访。“他们来我这儿考察,我白天没时间,就大晚上再跑过来一趟,冲这一点工作精神,我就很欣赏。”朱展鸿说道。

  “尽管公司也能用厂房、设备作为抵押向银行申请贷款,但理财农场不需要抵押,他们会来实地调查、再提供相应的材料证明,贷款很快就能获批。这样简便、灵活的借贷方式非常适合我们。”

  事实上,这只是诸多受益于互联网巨头下乡的案例之一。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金融机构下乡,争抢这块空白的市场。苏宁、新希望、宜信、翼龙贷等都已经在农村金融领域“跑马圈地”,他们多借助原有业务的渠道和资源优势,引入金融服务。

  从目前的情况看,效果是理想的。南至三亚、北至呼伦贝尔、东至牡丹江,西至喀什,理财农场资产端已在全国27个省和自治区,为全国5000多个农场、2000多家经销商,提供了超过30亿元的金融服务。

  京东农村金融负责人洪洁表示,截至2016年9月,京东已经在1500个县、30万个行政村开展各类农村金融业务,并构建了一个以农民个体、涉农企业、农产品消费者及众多合作伙伴为核心的农村金融生态圈。

  据农业部财务司副司长秦维明透露,农业部已经在现代科技方面同蚂蚁金服进行合作,开发了新型农业主体直报系统,通过互联网平台将大量的新型规模经营主体和广大保险机构直接连接,“将来把农业保证政策放进去,希望实现点对点、面对面服务,政策精准对接”。

  如何严控风险

  程峰不知道的是,虽然他当时只和小杨见了两次面,但小杨却为这次借款前前后后跑了不下十次,面谈的人有几十个,包括程峰的担保人和各类供应商以及小杨在圈内熟识的并了解程峰的人。

  面谈的目的就是了解程峰真实的经营情况、财务现状、个人品行等,以便更好地了解程峰的个人信用记录,判断他是否具备还款能力。

  这么做也是有必要的。由于农村征信系统的缺失、金融基础设施的匮乏、靠天吃饭的现状和相关政策的反复,让这场淘金变成了一场冒险,互联网金融公司在这个领域里的每一步都行走得特别艰险。

  “我们对不同产区、不同作物的授信金额进行有效控制。比如说马铃薯,每亩肥料、农药的成本在400-600元,还有其他土地租金、人工及机构的成本,每亩成本在1200元以上。我们会根据这些数据的积累,对每个大类的作物设定授信准则。”杨世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我们内设‘三农研究所’,专门研究某个产区哪个作物是优势作物,哪个是高风险作物,比如海南的香蕉我们基本就没做,因为受台风影响大,而且黄叶病比较严重,风险较高。但在广西和西双版纳做香蕉就相对安全。”杨世华说道。

  河南农场主张亚辉从2015年开始使用京东白条。“当时和几个朋友流转了1000亩地,资金比较困难,就接触到京东白条,从2015年的8月份申请了农资白条额度是15万元,2016年过完年农资白条额度升级到35万元。”

  对于这笔超高额度的白条,洪洁解释称,这不是普通的白条,是定向农资白条。正常全品类白条不会这么高,指定用途相对风险比较低,确定这个人一定是京东上买了种子化肥种地的,其使用用途风险就可控,这个项目我们是京东做的全闭环,京东给他种子化肥,还会回购他深加工的产品。

  为了控制资金风险,蚂蚁金服则通过研发“定向支付”功能,农户申请下来的贷款,定向在农村淘宝农资平台采购饲料、羊羔等生产物料,“以钱换物”,既消除了农户挪用资金的风险,又让农户享受到阿里物流体系的便捷,农户可在最短时间内拿到生产物料。

  程峰向理财农村借贷的资金也不会直接达到其个人账户,而是将款项转到其购买的化肥供应商处。杨世华说,我们要确保资金用途的真实性,我们不会把现金交给借款人,而是受托支付给经销商帮农户去买农药肥料、农机具等。农户收成了再还款。这样,资金的用途被严格管控:“过往信贷出现逾期或者不良,很多时候事后回去总结,是资金用途真实性没管控住,所以我们认为供应链金融里,管理资金用途是基本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