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 > 基金焦点 > 正文

基金经理眼中的2016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1-10
      2016年,从公募基金到私募基金,整个基金行业都在结构性行情中沉浮,与之同行的基金经理们也各自品尝其中甘苦。回望2016年,基金经理却有别样的心路历程。
熔断开年:千股跌停被动减仓
      回望2016年,基金经理的操盘故事中蹦出来的第一个关键词无一例外:熔断。
      2016年1月4日是中国股市实施指数熔断机制后的首个交易日,也是节后第一个交易日,市场给投资者的新年礼物不是期望中的开门红,而是以两度“熔断”提前收市谢幕,熔断机制“上任”第一天即“牛刀小试”。1月7日熔断行情卷土重来,A股再度触发二次熔断,全天交易857秒。
      何方(化名),目前在一家老牌基金公司担任公募基金经理,虽然非金融科班出身,证券基金从业经验尚不足7年,但“半路出道”的何方曾因产品管理业绩骄人在80后基金经理中初露头角。谈及2016年第一个交易周的四次熔断,钟情并坚持高配成长股的何方沉默良久。
      在经历了1月4日和1月7日的四次熔断后,整个1月A股都笼罩在市场下跌的深渊难以自拔。从2016年1月4日蔓延至1月29日,上证指数从3538.69点年内高点俯冲向下,一度触及2638.30点年内最低点,20个交易日暴跌900点,深跌22.63%,多次再现千股跌停的惨象。
      彼时何方管理的多只偏股型基金产品净值平均回撤在30%左右。伴随市场巨幅下跌,投资者恐慌情绪高涨,何方也遭遇投资者持续挤兑赎回的窘境。为了保证流动性,高配了中小盘成长股的何方被迫斩仓变现。“在遭遇千股跌停的时候被动减仓,有些股票挂在跌停板也无人接盘。”
      虽然熔断机制在问世仅七天后被紧急叫停,但何方和他所任职的基金公司为这次熔断付出了昂贵的学费。何方所管理的多只百亿级公募基金产品规模持续缩水,一度缩水超过七成。面对年中规模难以为继的现实,何方所在基金公司负责营销业务的副总经理曾感慨道,“2016年的基金销售比2005年都难做!”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2016年5月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一季度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公募基金资产规模为7.77万亿元,相较去年末减少了6238亿元,降幅为8.02%,公募基金成为机构资产管理业务中唯一缩水的品种。
      虽然2016年时不时被黑天鹅事件困扰,净赎回压力高企,但何方并不打算为了冲刺短期业绩而放弃对成长股的偏好,尤其在投资标的上仍看好新兴行业的中小盘优质潜力股。“我相信时间会证明:苦守寒窑终能盼春归。”
      仓位管理:以不变应万变
      当基金经理何方正在舔舐熔断带来的创伤时,有着13年基金从业经验的基金经理王景已经在筹划她的捡漏之旅。
      在2015年12月2日,招商制造业混合基金成立,王景被任命为基金经理。2016年开年,刚刚诞生不久的招商制造业混合基金便遭遇了熔断触发的暴跌行情,王景的基金管理能力面临大考。“严格控制股票仓位至关重要。”谈及此次考验王景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数据显示,在当时市场最惨淡的时候,招商制造业混合净值的波动明显小于同类基金和同期市场。
      当A股连续向下,整个市场哀鸿遍野、成交惨淡时,王景却认为,当时市场的整体估值已经较低,被错杀的股票有望出现估值修复机会,股价向下偏离价值线较远时一定会向上修正回归。
      因此,王景果断选择积极建仓。“年初熔断后,我在2700点以下将组合的仓位提升到一定比例。”王景也因此抓住了3月份 A股市场开启的一波反弹机会。到了2016年6月底,她所管理的招商制造业混合基金仓位已经达到七成以上。2016年年初以来,A股市场主要指数最大跌幅超过25%,而王景所管理的招商制造业混合成立以来浮盈11.98%。
      偏好投资价值成长风格股票的王景,一贯注重股票的安全边际、向上的弹性和期权。回顾2016年的投资操作,在不同时段对产品仓位的管理、重点配置了环保和新能源汽车板块都是令王景较为满意之处。
中欧基金价值投资策略组投资总监曹名长在年终总结时同样强调了仓位管理的重要性。对他而言,在2016年的仓位管理上,“以不变应万变”的对策是他业绩骄人的秘籍。
      “我管理的产品在2016年1月份没有进行过大的仓位调整。”被问及2016年最为成功的仓位决策时,曹名长低头思索片刻后认真回答记者。在曹名长看来,价值投资选出的标的也许从市场角度评价未必便宜,但从估值的层面判断,这些标的在市场大跌中反而更具性价比。数据统计显示,曹名长目前管理的两只成立满一年的公募基金在其任职期间均实现了正收益的回报。
      作为从业18年的基金行业老将,曹名长是坚定的价值投资者,他对于通过估值“自下而上”选标的投资哲学笃信不疑。反思2016年的投资决策,曹名长表示,一方面自己2016年没有在市场波动中追涨杀跌,一直维持仓位平稳;另一方面,自己所选择的品种主要是价值品种,“基本没有特别拖后腿的标的,在品种配置比例上也会根据股票性价比动态变化进行结构调整。”
      价值投资偏好者总会产生共鸣。“按照公司的价值选股体系分析,在2016年年初的急跌行情中我们也没有进行明显的减仓。”吴天(化名)是上海一家百亿级私募基金的投资总监,与曹名长一样,他同样喜欢在折扣季囤货“捡便宜”,从而增厚安全垫。
      债市黑天鹅:基金经理忙跳槽
      股市低迷使得2016年权益类基金表现黯淡,债券基金成为弱市之中收益稳定的资产配置品种,受到投资者追捧,一时风光无两,刘久(化名)也成了炙手可热的固定收益业务的基金经理。
      统计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债券型基金规模达13578亿元,相比二季度末的9992亿元,单季度增长超过35%。从绝对收益率来看,有接近85%的债券基金都实现了正收益,从相对收益率来看,逾七成债券型基金份额跑赢自身业绩比较基准。
      “2016年大量的委外资金涌入配置债基,公司发行的债基有相当一部分是定制基金。”刘久告诉记者。2016年前三季度的债券型基金发行数量达320余只,而2015年同期债基发行数量只有50只。
      进入四季度,由于债券市场连续出现的黑天鹅事件,令2016年债券型基金遭遇重挫。自10月24日债市调整开始,多只债基收益纷纷由正转负,刘久的产品管理决策变得如履薄冰。进入12月份以后,国内债券市场急转直下,国债期货甚至历史性地跌停。
      随着债市的下探,全年亏损的债基数量持续攀升,其中分级债基B自然首当其冲地排在了跌幅榜前列。统计显示,2016年前三个季度债券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2.88%,而四季度以来的平均收益率反转为亏损2.24%。
      炙手可热的债券基金在经历这场“岁末吃黄连”的劫杀之后,刘久此前辛苦积累的收益突遭市场绞杀,浮赢蒸发殆尽。“辛苦忙了大半年,一夕回到解放前,年终奖估计泡汤了。”刘久自我调侃。
债市黑天鹅令同样和刘久一样从事债券基金经理工作的程实在2016年底萌生退意。在债券投资之余,程实又多了一项新“工作”:与猎头周旋,考虑跳槽机会。
      “这两年,尤其是2016年我们做固收的同行都开始吃香,有更多的主动选择机会。”2014年降息带动的债券走牛,让坐惯了冷板凳的固定收益基金经理迎来春天,2015年“股灾”及2016年年初的“熔断”冲击令权益类投资的赚钱效应持续衰减。这也使得众多和刘久一样的固定收益基金经理在职业选择上掌握了更多主动权。
      除了来自公募基金公司同业的加盟邀请外,来自资管、券商、保险以及私募等各路资本都先后向刘久抛出了橄榄枝。而众多的选择机会背后,是2016年公募基金牌照角逐的战场上,迎来了更多的逐鹿者。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目前排队走审批流程等待“准生证”的拟设立基金公司已超过40家,包括券商、资管、私募、保险等多类金融机构。截至2016年10月底,共计成立了8家公募基金公司,全市场拥有公募基金牌照的公司多达109家。
      最终,程实跳槽至一家券商背景的公募基金。虽加盟不久新东家就遭遇了股东更迭,但程实对年终奖仍信心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