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 > 基金名人 > 正文

余丰慧:银行业遭遇危机 理性看中资行评级下调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7-19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一定要理性看待评级机构下调评级。出路在于调整结构,顺应以互联网、大数据、智能化等为核心的科技金融变革要求,用创新来增加发展动力,才能维持一个稳定的评级信用水平。

  自3月份以来,已经有16家中资行被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了评级展望,1家银行评级遭遇降级。

  更加引起关注的是,今年6月末,标普下调南京银行评级,南京银行则要求标普撤销评级,更有媒体报道称,由于双方分歧较大,南京银行决定终止与标普合作。

  中资银行遭遇如此大规模评级被下调,就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也不曾有过。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该不该被下调?下调是否符合实际情况?需要各方有一个回应回答,需要给股东一个如实交代。

  对此,中国式辩解,中国式不屑,又不出所料的上演了。银行业协会认为,下调展望至负面不影响银行业正常经营,并对国际评级机构对中国经济金融以及银行业的熟知与了解情况表示怀疑,并声称是国际评级机构自身的看法。

  当然,被评级下调的中资银行也做出了回应。交通银行最为理性,认为虽然银行体系的不良贷款增长较快,但行业不良贷款率仍远低于2%,且3%以上的拨贷比为银行应对潜在风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以此测算,即使银行体系的不良贷款率上升到4%-5%的水平,中国银行业也有充足的财务资源加以应对。而南京银行竟然要求国际评级机构撤消评级,并以不合作相要挟。结果标普撤销了上述评级。

  以笔者看,对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中资银行评级必须客观看待、理性分析。穆迪、标普都是国际最权威的三大评级机构,其评级的权威性被国际组织广泛采信。权威性不容置疑。

  中国银行业目前确实遭遇到了空前危机。三大指标可以窥视一般。一是吸收资金能力较大幅度下降。目前,特别是吸收低成本资金能力基本丧失殆尽。从宏观层面上来说,全球利率走低,中国利率已经处于历史底部,利率对客户没有吸引力和竞争力。传统银行吸收资金的手段基本丧失。同时,民间金融的崛起,直接融资比重上升,金融脱媒化快速推进,都在争夺银行的饭碗。再者,银行逼迫采取推出理财产品等变相提高利率来吸收资金。这大大加重了银行业的融资成本,在利润下滑情况下无疑是雪上加霜。

  二是利润断崖式、惊心动魄的下滑上。银行业已经进入了一个“焦虑时刻”。近几年,银行的利润增速断崖式下跌,从2011年的36.34%锐减到2015年的2.43%,今年1季度虽然有所回升,但也不排除季度调节的偶然性因素。从30%多的高增长到接近零增长,银行业只用了短短的四年时间,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变化。

  三是不良贷款快速上升。这一两年银行业不良贷款猛增,不良率由三年前的1%左右,增加到去年的1.68%。今年一季度,银行业不良率上升到1.75%的水平,关注类贷款占比上升到4.01%,拨备覆盖率下滑到175.03%。而海外机构包括IMF在内预测的比例可能更高,甚至有离谱预测为百分之十以上。更加严重的是,随着产能过剩加剧以及借新还旧隐瞒的不良贷款逐步暴露,银行业不良贷款上涨压力依然较大。

  不良贷款快速上升正在侵蚀着银行的资本金。同时,利润下降又使得补充资本金的能力大大减弱。就以利润为例,四年时间从年增长30%下滑到如今接近于零,在这种严峻挑战与经营形势下,银行业评级还维持四年前的水平?因此,一定要理性看待评级机构下调评级。

  出路在于调整结构,顺应以互联网、大数据、智能化等为核心的科技金融变革要求,用创新来增加发展动力,才能维持一个稳定的评级信用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