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李迅雷:金融资金脱虚向实会经历一个漫长过程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30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2016年12月16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仍将防控金融风险放到重要位置,此次会议公报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2017年,中国经济特别要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去杠杆仍在进行时。人民币汇率波动、资产价格泡沫和金融机构资产质量下降等都将给政策制定和政策协调带来挑战,面对复杂多变的经济金融形势,近日,针对2017年的货币政策将如何在多个调控目标之间求得平衡,利率、准备金率、汇率又将呈现怎样的走势等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对齐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进行了专访。

  防风险去杠杆是长期任务

  NBD: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央行在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也提出“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在您看来,当前资产泡沫是如何产生的?目前我国的资产泡沫主要存在于哪些领域?有何具体表现?

  李迅雷:资产泡沫问题由来已久,近些年中国的稳增长经济目标带来的货币增长速度大大超过经济增长速度,投资的增长速度也大大超过经济的增长速度,这意味着劳动生产率的下降。

  目前中国的货币供应量超过美国和日本之合,但经济的体量仅相当于美国的三分之二。这也是现在出现资产配置荒的原因。货币供应量的增多也导致房地产、股市等出现了一些泡沫。因此,在政策上,从2014年左右开始就把防风险,去杠杆和消减泡沫放在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

  NBD:鼓励信贷资金脱虚向实一直是监管层的工作重点,也是稳定经济增长的重要保证,您认为在这方面还有哪些工作可以去做?

  李迅雷:这个问题是长期形成的,解决它是比较难的。首先,从实体经济的角度来看,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下降,只要经济增速仍在回落,实体企业的盈利状况难以得到根本改观,那么,投资实业的意愿也难有提升空间,脱实向虚的基本趋向很难改变。

  其次,从地方政府的行为看,为了经济增速上升,不仅不去抑制金融业的盲目发展,还制定多种优惠政策来引进金融企业,通过给地给楼、退税、给户口等手段吸引金融企业落地,这显然不像是脱虚向实的做法。这些年来,号称要建成国际、国内金融中心或区域金融中心的城市数不胜数,且城市内的各区也要竞相发展金融,这或与中央对地方政府的考核有关,因为金融业来钱快,不仅可以拉动当地的GDP,而且还能增加税收,何况发展金融业还有利于节能减排指标的完成。

  第三,从金融企业本身的角度来看,中国政府部门和企业部门对银行的负债对应的是银行的资产,但银行的资产又对应着对储户的负债,简言之,总负债越大,总资产也越大,理财和资产管理的需求也越大。对中国的居民部门而言,估计有理财需求的资产也超过100万亿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银行储蓄,今后居民部门还需要改变资产配置的结构,即要减少房地产的配置比例,增加金融资产的配置比例。

  金融资金流向要实现脱虚向实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美国通过次贷危机去杠杆,是一种硬着陆的方式。但是中国还有稳增长的目标,基于这种考虑,在稳中求进的导向下,去杠杆是一个长期的任务。

  国内加息时机将较晚出现

  NBD:在稳增长和去杠杆的双重任务压力下,您认为2017年的货币供应量增长从具体数值目标来看,会定位在怎样的水平?

  李迅雷:预计2017年GDP增速目标仍在6.5%左右,要维持这样中高速的一个增长目标,投资增长和信贷增长的降幅不会很大。估计2017年M2增速还是在11%的水平,新增信贷规模的增长在10%左右。

  NBD:2016年的人民币新增信贷中,居民中长期贷款增长非常迅猛,对应的是房地产市场的火爆。随着实体经济逐渐企稳,企业的融资需求也在复苏,您认为2017年的信贷结构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李迅雷:2017年的居民信贷会明显下降,预计呈负增长。因为2016年居民的房贷同比增长了80%左右,现在对房地产调控趋于严厉,因此相关的信贷增速会下降,因此企业信贷占比上升还是有可能的。

  NBD:2016年央行对流动性的管理更加机动灵活,公开市场操作很频繁。但随着美元进入加息通道,人民币与美元利差进一步收窄,中国面临着国际资本流出压力。同时,国内实体经济的稳定还需较低水平的融资成本来支持。在这样矛盾的情况下,您对2017年的准备金率、利率水平调整有怎样的预期?人民币汇率的变化会是怎样的趋势?

  李迅雷: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货币政策是稳健加上中性,要贯彻中性的货币政策,那么降准一定不是一个中性的货币政策的选择。另外也要考虑人民币汇率下行压力,收紧货币是一种符合逻辑的选择,因此我认为2017年不会降准。虽然外汇储备会有所下降,但央行或还会采取MLF、SLF等定向调控工具,通过提供中短期的借贷便利来维持流动性的稳定。

  利率的升降需要相机抉择,目前人民币利率实际水平已经抬升了,央行肯定不希望及时上调官方基准利率给大家一个错误信号,以为中国进入利率上升周期。我估计央行会在老百姓有充分预期的情况下,进行被动加息,即在市场利率水平已经提升到一定高度后,再去调高基准利率,因此如果2017年加息的话,加息时点也会滞后一些。

  假如2017年上半年通胀水平上升较快的话,可能会是一个需要加息的信号。但估计2017年通胀水平不会较快回升,历史数据显示,每一次的通胀都是跟GDP大幅上升有关的,但国内仍处于GDP下降的通道当中,所以通胀未必能起来。

  2017年的人民币汇率下行幅度会小于2016年,主要因为我国的调控和管制手段较多,对汇率管理的加强不一定通过抛售外汇储备来平抑外汇水平,还可通过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管制来尽量减少外汇储备的损失。另外,特朗普还是会帮中国的忙,他主张搞贸易保护,希望人民币升值,他当前的想法也会有利于人民币汇率的相对稳定,但实际结果还不得而知。

  预计明年GDP增速目标仍在6.5%左右,要维持这样中高速的一个增长目标,投资增长和信贷增长的降幅不会很大。估计明年M2增速还是在11%的水平,新增信贷规模的增长在10%左右。

  另外,明年的居民信贷会明显下降,预计呈负增长。——李迅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