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王衍行:金融支持实体经济须摒弃 “客里空”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1-06

    【中国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是中国经济领域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过去几年,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发展理念、主要领域“四梁八柱”性改革等,为2017年的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指明了方向、奠定了基础。对此,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银行业协会原副秘书长王衍行认为,要解决金融支持实体经济遇到的问题,“天上不会掉馅饼”。当前,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客里空”(“客里空”用以泛称新闻报道中虚构浮夸的作风或爱讲假话、华而不实的人)现象是微观层面的突出问题。

  王衍行认为,目前实体经济领域大量的企业存在较严重的亏损,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
 
  一是承担亏损的主体在还贷责任、压力、能力等方面悬空。甚至不同程度存在“借钱有理、欠钱无罪”的荒唐理念,简而言之就是:看不到实体经济的回报,即无法期冀实体经济的未来。而投资的本质在于,投资主体能够利用自身的投资收益、自有资金、资本金承担投资责任、化解投资风险。简而言之,即投资主体本身要具有“造血还债”的机能,而不是仅仅指望通过永续不竭地扩大投资增量稀释短期风险,换句话说,不是简单地依靠“输血”苟延残喘。低效投资不但造成资金、资源的浪费,也降低了投资增量的边际效用,还扰乱了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使良性的、正常的投资者左右为难、无所适从。大量的承债主体妄用资金,靠“输血”度日。这样必然造成一种现象,即资金需求成了无底洞,偿还债务演变成了天方夜谭。其负作用是,混淆甚至篡改了社会诚信,资金及利率的价格、约束作用形如虚设。可见乱投资野蛮增长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及稳定的一道沟壑。
 
  二是在国际上配置资产的能力偏弱,无论数量、质量均偏低。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显著提升,但是中国企业在国际上配置资产的水平令人担忧、难以匹配。而在国际上配置资产,是关乎中国前途命运的大事,这件事,可能要秉承“成大事者,不谋于众”。
 
  三是金融领域大量的社会资金泛滥,无事生非。譬如,所谓“影子银行”的归顺,过去由于体量巨大,加之受到“大不能倒”“法不责众”等影响,“影子银行”的功能及积极作用被人为夸大了。“影子银行”是把双刃剑,如果未来经济处于上行区,“影子银行”的金融风险有可能被化解或者转移。如果未来经济处于非上行区间,“影子银行”的金融风险就可能大规模显现。金融高杠杆的特性将使金融机构变得十分脆弱,甚至不堪一击。资金泛滥的结果,会重新定义金融的收益、风险等的法律及道德的内涵与外延,使参与金融活动的所有人都会云里雾里、莫衷一是,其危害是:金融的本质被虚化,企业的金融需求被妄化,企业的市场属性被淡化。
 
  四是个别金融企业已经资不抵债,回天无术,变成害群之马。部分金融企业盲目冒进,导致贷款质量低劣、资产负债的双向高杠杆引致风险的负面叠加等,这类金融企业往往凭借粉饰后的财务报表苟延残喘,其中有的金融企业危害程度要远远大于实体经济中的僵尸企业。解决这些问题目前或有难言之隐的难题,但拖延时间仅仅是权宜之计,蒙混过关更是不可能的。无疑,退出将是这类金融企业的唯一正确的选择。
 
  五是一些欠债企业逃废债现象严重,已经影响了社会的稳定。至今,企业逃废债的难题仍悬而未决,譬如,个别金融企业的分支机构的不良资产数额已经远远大于数十年的创利总合,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追讨债务“宽、松、软”,加之欠债企业不择手段逃废债,清收工作“屡战屡败”,已经造成不良的社会风气。
 
  六是虚拟经济、实体经济概念的界定难度在加大。微观层面,空洞的教条难以在现实中形成以理服人的案例,需要真正的实话和实干,才能让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落到实处。
 
  对于这些现象,王衍行认为,好在中国目前拥有防患于未然的能力与机会,但这需要更加深刻的变革,这个解决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会一帆风顺,必然会遇到困难和阻力。好在目前的中国,解决问题的决心是坚定的,方向是明确的,不会有丝毫动摇。
 
  王衍行认为,新阶段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游戏规则已经开始改变,需要更有效率的投资才能驱动经济增长,这意味着金融系统的地位会更加提高,资本的配置功能也会越来越重要。如果大量的宝贵资金资源仍以低廉价格提供给不具备经济合理性且还款能力欠佳的项目,如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等项目,那么将无法保证宏观经济的健康成长,甚至债务、危机可能会不期而至、接踵到来。
 
  最后,王衍行表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关键在于摒弃“客里空”。能知必能行,本质的问题找到了,解决方案就是水到渠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