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商学院 > 职场 > 正文

揭秘大学生挖煤工:年薪10万 不屑当北上广白领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2-01-17

 提起下井干活的煤矿工人,大家的第一印象多是五大三粗的庄稼汉,恐怕很难与文质彬彬的大学生联系起来,更不用说是正经八百的研究生了。然而,在河南省平顶山市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六矿里,就有这么一个“大学生采煤班”,它也是中国首支大学生一线采煤队伍。

 
这个大学生采煤班由12名成员组成,如今,包括2名硕士生、2名本科生、8名大专生,平均年龄仅25岁,刚出象牙塔,就到深井下,他们是怎么想的?又是怎样干活的?新报记者决定走近他们的生活。
 
“大学生采煤班从组建开始,就备受关注。”大学生采煤班的第一任班长谢绍伟说,他现在已经是六矿生产副总工程师,从下井黑领,到上井白领,再到出井金领,他只用了短短的3年时间。
 
“近十年来,我国的国有重点煤矿采煤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截至2011年底,重点煤矿采煤机械化程度均超过90%,但是,在2007年以前,我国依然没有一套完整的国产此类设备,也恰在当年,郑州煤矿机械集团攻破此项技术,研制成功了第一套国产自动化综采设备,并最终确定在平煤集团六矿试用。”谢绍伟自豪地说。
 
“我国最早的采煤工艺是‘炮采’,后来发展为‘普采’,如今是最先进的‘综采’。”谢绍伟告诉记者,现在平煤集团只有4台全自动综采设备,其中六矿就有2台,“当时,全国就这么一套国产的,还处于试用阶段,无论操作还是管理,都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因此,六矿决定成立一个大学生采煤班,专门负责这套“国字号”设备。
 
成立“大学生采煤班”,这在当时的六矿确实引起不小轰动,因为当时矿上总共有4支综采队,每支队伍有100多人,全加在一起也仅有5个大学生。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2008年8月,来自7所院校、8个专业的9名大学毕业生组成国内首个“大学生采煤班”,谢绍伟由于之前有一线采煤工作经验,被任命为这个大学生采煤班的班长。
 
在随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大学生采煤班发展到12人,其中包括2名硕士研究生,2名大学本科生,还有8名是来自平顶山技工职业学院的大专生。“这12名成员中,年龄最大的不过29岁,最小的才22岁,整个班的平均年龄仅为25岁。”
书生采煤 玩的就是技术含量
大学生采煤班的工作地点大多是在矿井下800多米的综采作业面上。“虽说是矿工,但是我们并不需要太多的体力劳动,更多的是脑力劳动。”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的刘彦兵说。
 
刘彦兵常常是坐在综采作业面的设备集中控制室内,用电脑来操控整套国产自动化综合机械采煤设备,这个中控室相当于整个采煤流程的大脑中枢。刘彦兵利用中控室中的电脑发出指令,随后综采面上的割煤、移架、推溜、喷雾等一系列工作全部自动化完成。
 
“尽管是坐在屋里摆弄电脑,手上和脸上还是会沾满煤灰,在设备集中控制室里,我们也根本站不直身子。”刘彦兵形容自己的工作状态是既便捷又辛苦。
 
与刘彦兵一起工作的王香瑞是研究生,也是大学生采煤班的第三任新班长。他在工作中要时刻紧绷着神经,“每15分钟就要确认各部位电机的温度、电流等是否正常,各个参数是否处于正常范围等。”做这些细节工作,既是为了大伙儿的安全,也是为了保证设备的顺利运行。
 
一直以来,大学生采煤班采用4人一组,3班轮转的工作方式,“人员虽少,工作效率却不低。”六矿党委书记郑树森表示,大学生采煤班成立前,六矿综采四队167人,大学生采煤班成立后,综采四队人员减至46人,“但是,每天的原煤开采量却增长了几倍。”在六矿,大学生采煤班的采煤量占同期矿内原煤总产量的三分之一,而且还进行了13项技术革新。
 
高知矿工 各种待遇今非昔比
 
“对于安全方面,家人和自己都曾经很担心。”大学生采煤班的董刚告诉记者,他是这个班的第一位研究生成员,也是大学生采煤班的第二任班长,刚到矿井下工作的时候,“妻子常常是在井口等着我回家。”
 
有一次,董刚由于工作原因把手机调成静音,直到从井里上来后才发现,妻子接连给他打了二十几个电话,“虽然现代化的矿井安全系数相对较高,但是一线矿工依然是一个高危职业,家里人怎么会不担心呢?”
 
董刚来到六矿第一次下井时心中忐忑不安。“我是2009年加入大学生采煤班的,当时,我第一次下井前夕,刚好平顶山发生了瓦斯爆炸事故,76人先后死亡。”这件事情对董刚触动很大,差点被吓得打了“退堂鼓”。
 
大学生当矿工,面对的压力来自方方面面,几乎每个成员的家属都曾经说过类似的话:“矿工是一份社会地位不高、生命危险不小的工作,家里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大学生,为啥非得选这份让人提心吊胆的工作?”
 
相比于其他人,刘彦兵当初选择这份工作时面对的压力最大,不仅是自己家人全部反对,连女朋友的家人也全部反对,只有他的女朋友投了赞成票。
 
如今,大学生采煤班成了“全国工人先锋号”,采煤效率在同类条件矿井中排第一名,因而,获得了越来越多的集体荣誉与个人收入。“如今,给我们班组里的单身小伙儿介绍对象的人可多啦,有一次情人节,还有姑娘拿着玫瑰花在井口等着我们出来呢。”刘彦兵笑着说。
 
黑领PK白领
 
找工作其实很简单
 
“我2009年刚来六矿工作的时候,领导还怕我不愿意下井,曾想安排我在井上干些轻松工作。”董刚说,研究生到六矿一线来工作,这在当时绝对是凤毛麟角。
 
然而,最近一次六矿面向全国高校招聘,他们本准备招收11名大学生,却有32名大学生报名,其中还有6个人是研究生。“现在大学生的就业观念开始慢慢转变了,变得更加务实。”谢绍伟作为大学生采煤班的第一任班长,对此深有感触。
 
从2007年开始,就有大学生陆续加入六矿的采煤一线,而在2000年的时候,大学生来采煤一线工作,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2005年,全国各地的国有煤矿甚至出现过高知人才的用工荒现象。
 
“最近几年,高知人才开始回归煤矿一线。”谢绍伟说,出现这种转折点的原因很多,但有一条比较明显的分界线,从2007年的金融危机开始,大学生的就业压力变大,而且开始学会理性择业。
 
实际上,很多大学生在选择专业和毕业后就业的时候,都会有盲目跟风的现象,原因主要是大学生并不了解自己未来想从事行业的真实环境和强度。“近些年,六矿和很多国有重点煤矿一样,井下的安全系数与机械科技化程度已经很高了。如今国有煤矿的一线工人,绝不是人们印象当中那种五大三粗的力量型工人了。”
 
谢绍伟认为,大学生采煤班当初成立时,大学生成员们之所以愿意加入,正是体现了他们理性的就业与择业眼光。“国家越来越重视煤矿行业的技术转型,很多学校的煤矿专业甚至会以减免学费的方式鼓励大学生来学习深造。”谢绍伟说,只有充分了解国家的政策方向,大学生在选择专业和择业时,面临的压力才会小很多。“例如在六矿一线工作的这些大学生们,他们的福利待遇丝毫不比在北上广工作的白领们差。”
 
“如今,大学生采煤班的个人月工资都超过8000元,而普通的煤矿工人月工资则是4000元以上。”选择来六矿上班的大学生,都是理性地选择了不挤在北上广等地,就地扎根河南平顶山市的家乡,“这样,既可以就近照顾父母,享受着不错的工资与福利,也可以让自己的生活相对更舒服。”董刚深有感触地说。
 
“大学生有一个理性的择业观确实很重要。”中国矿业大学就业指导中心的老师告诉记者,“中国矿业大学是重点本科,如今我们学校毕业的大学生,头两年参加工作时多会选择井下一线。因为学生们的择业观更加理性了,他们看上的是在井下一线工作几年后,对其未来职业晋升发展更为有利。而且,听学生们说,如今他们毕业到井下一线工作,年薪可以达到10万元,这可比北上广的大众工资水平高多了。”
 
从个人收入,到晋升机会,再到学以致用,相信看完大学生采煤班的故事后,可能会对那些正在找工作的大学生们有些启发。奉劝那些大学生们,千万不要迷信北上广的白领梦想,脚踏实地当个“黑领”又有什么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