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金 > 黄金要闻 > 正文

没有什么能永远持续 美国经济也一样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2-29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在给投资者最新的一封信中,吸着樱桃可乐的沃伦·巴菲特显得十分乐观。巴菲特也许是最会利用美国信贷扩张例外主义而乘势而上的人,因此当他解释称“240年来下注不看好美国是一个极大的错误,现在也不是开始看衰美国的时候。”我们也不想扫巴菲特的兴,但是下面的图表说明“没有什么东西能永远持续”,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巴菲特运营着大量杠杆化很高的资产,这些资产对“美国”的依赖程度很高,考虑到这一点,当他说出下列话时我们一点也不感到吃惊:

  “240年来下注不看好美国是一个极大的错误,现在也不是开始看衰美国的时候。”

  美国商业和创新的金鹅还会继续下更多更大的金蛋。

  美国将会兑现自己的社会保障承诺,并且社保承诺可能还会更慷慨。

  还有,美国儿童们的生活将会比他们的父母要好很多。

  问题是——让我们看看他说的每句话…

  没有东西能够永远持续…

  历史并没有因为冷战而终结,正如马克·吐温所说的,虽然历史不会重演,但历史却会押着同样的韵脚。随着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大英帝国各自从其全球绝对统治力的位置上跌落下来,美国也开始了其衰落。早在全球金融危机以前,即自1998年以来,美国的经济主导力就一直在下降。这种衰退很大的一部分与美国的行动关系不大,相反,衰退很大一部分与一个世纪之久经济异常的展开有关。在工业革命之前,中国在全球经济中占据着主导地位,持续了一千年。如今,中国已经开始回到这个位置。随着经济实力的增长,美元成为了全球储备货币,但下面的图表显示, 增加“世界其它被孤立地方”去美元化的推动力可能会是一笔明智的赌注…

各自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购买力平价)(图注从左至右为大英帝国、苏联、美国、中国)
各自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购买力平价)(图注从左至右为大英帝国、苏联、美国、中国)
  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想用一种单独的全球超级货币来取代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称这将会创造一个更加稳定的全球金融系统。

  林毅夫在接受布鲁塞尔政策研究智库Bruegel的采访时称:“美元的主导地位是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的根源。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用全球货币来替代美元这种国家货币。”

  由于政府和央行持续不断的政策调整,创新可能是有限的。

  资本主义一个很少被讨论的特征是对合作和协作的重视。达尔文式的竞争被广泛的接受为资本主义的主宰性力量,但合作和协作就像竞争一样是资本主义内在而固有的东西。分包商必须合作才能组装一个产品,供应商必须合作去交付各种不同的部件,经销商必须合作去让产品找到零售出口,职员和精力必须合作以达到一个组织的目标,地方政府和社区必须与企业合作以维持一个地方的经济。

  对达尔文自然选择的理解经常被误用了。从最基本的形式来看,自然选择仅仅只是指这个世界在持续不断的改变,有机体必须适应世界的改变否则它们便会灭绝。这对个人、企业、政府、文化和经济来说同样如此。达尔文写道:“并不是最强大,或是最聪明的物种能活下来,而是对改变最具适应力的物种才能活下来。”

  比此前几代更好以及生产率更高的理念、技术和工艺会迅速的传播;那些拒绝适应新技术工艺的人会被那些能够适应的人取代。这些新理念、技术和工艺会在社会中引发变革,而通常这些变革都是很难预测的。

  这就造成了一个两难的困境:为了自我培养(个人的自我实现),我们想要更多的繁荣和更广泛的机会,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想让我们的安全和文化受到扰乱。不管怎样,鱼与熊掌不能兼得。那些努力想把个人权力驾凌在社会秩序之上,并同时收获自由市场利益的人会发现权力在他们的眼前溶解,因为技术和社会变革带来的意料之外的结果会打乱他们的控制机制。

  与此同时,拒绝自由市场同样无法去保留权力结构,因为在这样一个现状下——这个现状让精英阶层变得富裕,让绝大部分普通群众退化到发展停滞和贫困的境地——被剥夺了繁荣机会的公民肯定会感到恼怒。

  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巨大的讽刺在于,建立持久安全的唯一办法正是接纳革新和适应性改变,而革新和变化又会带来短期的不稳定。努力维护保证安全稳定的行动会导致风险分散到其它人身上,或是在系统自身内部聚集。当累积的风险向外展示时,系统也就会崩溃。

  换句话说,在没有对崩坏的恐惧下(美联储的行动把对崩坏的恐惧驱走了),革新和适应性改变停下来了。

  社保基金在崩溃…

  美国社保理事会发布的2015年年度报告表明,社保基金的残疾人保障部分处在了巨大的困难中。最新报告的数据显示,残疾人保障基金最快于2017年就会耗尽,并将无法支付受益人全部的福利保障。

  本周的第一幅图用报告中的数据来显示,自1980年起社会保障残疾人保险信托基金中的收入、开支和资产情况。图表表明社会保障残疾人保险信托基金自2009年来就一直在赤字中运营。读者可以从信托基金的减少(绿色柱状图)以及保障支付(红线)和收入(蓝线)之间不断增大的差距中看出来。

  在社保收入大于支付的日子里,美国政府在多年的时间内积累了大量非流通性政府证券,一段时间以来,社保出现的赤字正是由兑现这些非流通证券来弥补的。政府把社保盈余用在了其它政府计划上,然后用证券来给社保信托基金提供信贷资金。但是由于证券不可流通,一旦残疾人保险基金出现赤字,政府将不得不用联邦政府收入来“兑现”这些证券,以弥补社保残疾人保障基金出现的亏空。随着残疾人保障基金的幻像即将消失,政策制定者除了直面几年前就出现的金融不平衡外别无选择。

  这意味着美国人的退休金将会被“偷走”…

  考虑到这些政府计划(社保等)的基金缺口已经达到了42万亿美元,从数学意义上看,我们也知道社保基金要继续去给国家债务提供资金支持是不可能的了。

  这个现实让美国政府处在一个艰难的境地。

  政府的开支并不会很快就出现下降;现在仅仅是支付强制性福利如社保以及债务利息就几乎花去政府100%的税收收入了。

  此外,政府预计十年的时间内政府债务会达到30万亿美元。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需要更多的钱。大量的钱。而为了得到大量的钱,最简单的“借钱”方法莫过于美国人的退休金了。

  美国人个人退休账户里7.3万亿美元的资金对他们来说数额太大了,无法忽略。

  最后,如果下一代的生活质量比过去好,那么需要考虑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你是一名千禧一代,你对美国梦幻想的破灭应该得到原谅。

  我们最近指出,你认为美国梦已经死亡并且被埋葬的可能性是1986年年轻人的三倍。WaPo指出:“据Fusion 2016 Issues 调查显示,与1986年的年轻劳动者比起来,今天年轻劳动者对美国获得成功的态度要悲观得多——这种态度上的转变反映出了大衰退和十多年的工资停滞增长带来的持续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