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地产金融 > 正文

楼市、股市、债市:三个巨大泡沫哪个最先破?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6-02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中国目前有三个巨大的泡沫,股市、楼市和债市,一个比一个吓人。

 
    中投副总经理、中央汇金总经理解植春5月29日辞职的消息,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刷屏,大批股民意淫的原因是,解植春执掌的汇金大幅减持工行、建行股票,是5月28日股市暴跌6.5%的“罪魁祸首”,并打乱了中央经济工作的布局,他不得不辞职“谢罪”。这当然不是真的。解植春早在今年2月就提出辞职,央企领导辞职需要3个月才获得批准并不奇怪。
 
    股民把解植春视为“替罪羊”,是因为他们不希望牛市就此结束。攸克君也不认为牛市已经到顶,但同时也坚持认为,股市的泡沫非常大,创业板的泡沫尤其大得不得了。
 
    有人会说,作为新兴经济体,中国上市公司的市盈率高一些很正常,创业板比主板市盈率高也是普通现象。攸克君虽然孤陋寡闻,但放眼全球主要经济体,有的股票市盈率达到5000倍,一批股票的市盈率上千倍,一大批股票的市盈率几百倍,目前恐怕也只有中国有此奇观。所以股民把创业板称为“神创板”,也只有神才能在中国大陆创造这样的奇迹。
 
    按照攸克君的观察,A股目前只有银行股最便宜,券商股次之,其他板块多多少少都有泡沫。对比一下他们的市盈率和盈利预测,就清楚了。截至5月29日,A股市值约60万亿余,5月28日大跌,媒体立即宣称有4万亿被蒸发,其实,那不是蒸发,是挥发,小小一层泡沫挥发后变成了空气。
 
    但股市并不是中国唯一的泡沫综合体。
 
    虽然像任志强这么嘴硬的老同志,一直坚称中国楼市没有泡沫,说房价还会上涨,这些年房价也确实一直在上涨,似乎证明任志强全都对了,但有人跟攸克君说,仔细翻阅老任的公开言论,以及他的博客、微博,他的预测准确率可能也只比50%略多一些。至少,关于楼市没有泡沫,攸克君是无论如何不能同意的。
 
    正如股市最大的泡沫是在创业板一样,楼市的最大泡沫是在一线城市,然后是二线城市,东部二线城市又大于中西部。这是从房价收入比的角度来说的。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可以参考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5月27日发布的《全国35个大中城市房价收入比排行榜》。攸克君知道有些朋友会说一线城市的资源稀缺,房价高有高的理由,就如同有些股民说创业板就应该贵得离谱。也许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但攸克君仍然坚持是膨胀的泡沫在支撑着它们。
 
    另一个证明泡沫的论据是商品房库存量。不必说,库存比率最高的,是三四线城市,以及一些县级城市(应该是五线了)。它们的总量绝对值也许并不算太大,但与进入2014年以来的消化速度相比,这些库存大都偏高。如果是2009-2010年或2012-2013年的消化速度,这些库存没什么可怕的,但那样的快速去化日子一去不复返,现在,累积的供应量和库存量,足以让这些中小城市的楼市好几年都喘不过气来。
 
      开发商对市场的感触最敏锐,如果三四线城市没有泡沫,请你去问问他们,为什么要纷纷从这些中小城市撤出来?前几天坊间传闻,保利、万科受困营口,龙湖、万科退出大连(当然,大连不是中小城市),绿地陷入东北难自拔,正是活生生的写照。
 
       还有一个泡沫,好像离老百姓比较远,是地方债务。
 
       据审计署数据,截至2013年6月底,地方政府负有直接偿还责任的债务为10.88万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66万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4.34万亿元。总计约18万亿元。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财政部相关官员4月25日出席第二届长三角财税论坛时透露,目前各地自行上报到财政部的债务总额约为16万亿元。根据专家的主流观点,地方债务总额这两年一直在增长而不是减少,因此,攸克君倾向于认为,地方政府自行上报的债务总额,可能不包括其负有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在内。若包括,应该超过2013年6月底的18万亿,可能达到20万亿以上。
 
       一般人觉得地方债务离我们太远,是因为那是政府的债务,与个人没有关系,但实际上,地方政府没有建资产负债表,如果有的话,很多城市已经快破产了。城市破产的案例,请参照美国底特律。
 
       两三年前,就有外媒大喊,中国的地方债务危机已经到了破灭的边缘。但地方债务总额不管不顾,继续在增长。
 
       11年前就有以谢国忠为代表的经济学家惊呼,中国的楼市泡沫即将崩溃。现在来看,2004年几乎是中国城市房价快速上涨的开始。而2014年虽然是公认的市场自发调整,但进入下半年以来,政府却连续出手救市。
 
       现在,包括攸克君在内的一批吃饱了撑得的外行人士,看着一年多来呈45度角上升的股指,整天忧心忡忡。4月26日,一勺言同仁还发表了一篇醒世通言《等待给一代人带来阴影的大崩盘》。但自那以后的一个月,上证指数又上涨了几百点。
 
        那么问题来了,这三个泡沫那个更大,哪个最先破裂?
 
        地方债务的泡沫不会破。
 
        地方可以除了发债以旧还新外,地方债务大约有三分之一是用土地抵押,而即使是2014年,地价也没有跌过。土地卖不出去还有地方国资可以抵押或出售。实在没啥可抵押的,亲爹也不会不管。
 
        中央政府虽然已经决定不再为地方债务背书,但又不能放任不管,所以财政部想出了一个奇妙的办法,叫做1万亿债务置换计划。退一万步,假如地方债务成了不良资产,说不定又会划归资产管理公司。
 
        楼市泡沫不允许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