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地产金融 > 正文

王庆:经济复苏艰难 地产和金融市场燃起星星之火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7-06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7月4日,新供给2015年二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在北京举行,大会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主办,北京金融街控股协办,和讯网全程网络直播。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常务理事、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上海重阳投资总裁合伙人王庆发表了题为《保增长之星星之火》的演讲。王庆指出,目前经济增长动能依然很弱,原因主要是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增长比较慢,当前固定资产投资在下台阶,最近的出口数据尽管显示出口有所企稳,但是仍然是非常低的个位数的增长。
 
  王庆提醒,尽管中国经济复苏很艰难,但是一些亮点已经开始显现,比如房地产市场有些新的变化,30个大城市的成交量增速持续上升,尤其是一二线城市带动整个百城房价环比出现比较明显的回升。另外,金融指标也有些亮点,国债收益率曲线出现了明显的陡峭化,国债收益率曲线的陡峭化往往反映资本市场或者资金市场在复苏。
 
  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庆:刚刚贾院长做了非常全面综合的宏观经济分析,包括中长期中国经济面临的一些机遇和挑战,以及政策建议,我就利用这个机会谈一些短期的问题,尤其是短期宏观经济行驶中的一些值得关注的现象。我们讲的是“保增长的星星之火”,前一次的宏观经济分析会上也提到整体经济下行中经济企稳复苏的亮点,以及星星之火,这个寻找的过程一直在继续。
 
  整体上经济增长动能依然是很弱的,我们关注比较能代表短期经济波动的指标,工业增加值本身在继续下一个台阶,经济增长动能很弱。原因主要是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增长比较慢,固定资产投资也在下台阶。尽管最近的出口数据显示出口有所企稳,但是仍然是非常低的个位数的增长。关注中国宏观经济的朋友都知道中国宏观经济短期的波动最主要的扰动因素就是投资和出口,尤其是投资。
 
  最重要的是前瞻的看这些因素会不会继续发生作用以及影响。首先,固定资产投资对经济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固定资产投资中大概是40%多是制造业投资,30%左右是房地产相关的投资,剩下的是15%左右的基础设施投资。所以,把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相关行业的投资搞搞清楚,基本上就可以把中国固定资产投资中的70%的态势就能看清楚了,而固定资产投资本身对经济短期波动影响是非常大的。
 
  说到制造业,中国的产能过剩很严重,一个间接的指标就是当前我们看到的CPI和PPI的分化,PPI已经连续39个月通缩,表明制造业溢价能力是非常弱的,产能过剩很严重。首先表现在企业盈利能力很低,也许企业还会进一步维持现有的生产,考虑到未来的生存,以及可能一些就业的因素。但是企业的投资意愿很低下,这也就意味着占固定资产投资相当大部分,40%多的部分的投资将会继续走弱。
 
  关注房地产的前瞻性指标,房屋的新开工面积仍然是负的增长,尽管负增长的幅度有所收窄,但是仍然是负增长。固定资产投资中的两大部分,制造业和是房地产恐怕仍然不容乐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经济短期内企稳有可能,但是复苏显然还是很难的。
 
  关注新供给研究院和民生银行共同开发的民新指数,民生新供给PMI指数,从2014年9月份开始正式发布到现在已经有了相当不错的样本点。从这个数据看,最新的数据显示2015年一季度的时候中国经济指数来讲是最低点。整体上来讲,尽管到4月份有所反弹,但是仍然是很弱的。考虑到指数的前瞻性的特点,刚才贾院长也提到有可能预示着二季度的宏观经济数据说不定是全年的低点或者是比一季度还要弱一些。总体来讲,这个指数表明经济总体很弱,因为还在50%之下,无论制造业和非制造业。
 
  官方以外的PMI指数中,对比另一个最近宣布寿终正寝的汇丰的PMI指数,民新的PMI指数有相当独特的特点,样本量很大,而且包括了很多中小微企业,它覆盖的内容非常广泛。现在一定程度上还在试运行的阶段,但是从它实际的运作来看效果还是不错的。
 
  对比官方的统计局发布的PMI,统计局发布的PMI整体上从趋势上来讲和民新指数是一致的,给人的印象总体上是,尽管有所回升,但是乏力。两个指数编制的过程有所不同,官方PMI对中大型企业覆盖多一点,民生新供给的PMI指数对中小企业覆盖更多一点,也显示当前中国经济的结构特点。
 
  再看一些中观的数据,除了最宏观的这些大家比较熟悉的指标以外,这些中观数据对于描绘、刻画短期的周期性的波动,尤其是经济可能出现的中短期的拐点是有帮助的,一个值得关注的就是土地成交。总体上仍然低迷,但是我们注意到当前中国经济中,如果我们要寻找亮点或者寻找星星之火的话,房地产市场的确有些新的变化,30个大城市的成交量增速持续上升,这一点比较明显,尤其是一二线城市带动整个百城房价环比出现比较明显的回升。我们看到房地产的销售,尤其在一二线城市房地产销售出现明显的回暖,价格也出现环比的上升,资产价格在房地产市场有所表现,但是我们看到土地出让面积整体上还比较低迷。换句话说,房地产市场的复苏更停留在现有存货的过程,但是还没有传导到土地出让,以及土地出让后的房地产的建设,但是我们不排除下一步会传导到那里,但是我们看到的现象尽管土地出让面积仍然低迷,但是一二线城市,尤其一线城市土地出让金的价格已经开始出现回升。所以,我们看到的现象就是资产的价格,房地产的价格在一二线城市出现这样一个回升,然后传导到土地的价格,但是还没有反映到量上,正常的传导过程应该是由价到量的过程。
 
  这是经济中的亮点,其他方面的指标则不是那么乐观,比如发电量,我们看到电厂的耗煤增速仍然是低位,动力煤的价格继续走弱,以及另外一个中观行业的观察指标建材价格继续下跌,对比上海的螺纹钢价格和全国的水泥价格这几年的变化,钢材现货价格持续下跌,各地的水泥价格也是连续跌的势头,玻璃的价格有所反弹。
 
  所以,前瞻性的指标,PMI指数,还有中观的一些数据表明总体上跟宏观层面是一致的,周期性状况来讲仍然很弱,但我们的确看到一些所谓的星星之火,这个亮点尤其体现在房地产市场上,尤其体现在房地产价格上,这个意义上来讲,经济的复苏中也许会首先体现在资产价格上,尤其房地产价格上。
 
  从金融指标来看也是有些亮点,我们看到的国债收益率曲线,不同时点的国债收益率曲线,现在中国的国债收益率曲线出现了明显的陡峭化,这个陡峭化意味着短期的利率迅速下行,尽管中长期的利率仍然保持高位,我们预计下一阶段中长期利率也会随之下行,但是不管怎么样,了解国债收益率曲线的指标或者工具,以及它作用的话,通常有这么一个规律性,就是国债收益率曲线的陡峭化往往反映资本市场或者资金市场预计经济在复苏,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平坦化则预示着经济的衰退。所以,从资金市场的情况看是有这样一个变化。这个也是我们值得关注的,这也对应了我们实体经济中的一些前瞻性的指标。一定意义上是一个两点。
 
  如何理解这些变化?我把中国经济现在表现的特征放到一个稍微大的国际背景来看,实际上过去几年看下来无论关注中国的实体经济和关注中国的金融和资本市场会得出这样一个观察,这个观察就是中国跟全球经济表现的更多的是共性,更少的是差异性,这个共性就表现在全球经济后危机时代的动态调整是遵循了这样先进先出的特征,这个先进先出的特征就是从2008年源于美国的这场席卷全球的危机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基本上循着先进先出的过程渐次调整,美国最先受到危机的影响,最先有政策反应,也最先走出危机,随后波及到欧洲新兴市场国家,中国作为新兴市场国家可能是受危机影响最晚,也是在整个全球经济复苏中走出最晚的国家,走出新常态。从这个角度分析,我们理解新常态的静态特征就是“三低”,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理解短期波动它最终稳在这样一个新常态就是这三方面的特征,正如贾院长讲的,可能还在动态寻找常态的过程,因为我们低增长已经出现了,但是低增长应该说经济增长快速下行的过程已经基本结束了,我们从经济增长最高点13%、14%的过程现在基本上腰斩,大概百分之六七,至于什么时候真正到底,也就是今明两年的事情,低通胀已经出现,低利率体现在短期的利率,中长期利率还没有显示出来,这一点如果参考其他国家经济的特征,我们看到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是全球经济这波调整下来以后共同的特点,美国最先走出危机,也要结束它的量化宽松,但是即使这样的话,它的利率水平从历史上看仍然很低,欧洲低利率,甚至出现负利率,中国恐怕也会有这样。
 
  利率继续下跌对资产价格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这一点我们对比美国、欧洲,利率的下行对资产价格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日本利率不具有指标意义,而安倍经济学的推动直接对指标的影响体现在汇率上,所以,这里我用了汇率的指标,中国也是这样。所以,如何看待中国资本市场的反应,可能从全球的共性看也能看出这个特点。
 
  我们如果关注中国GDP增长速度,尤其最近的增长速度你就发现金融业对经济的贡献率在增加,我们从2012年-2014年来看,金融服务业对实际GDP的增长贡献基本上,对增速的贡献是低于10%的,但是到了2015年的第一季度金融服务业增加值对GDP的贡献增速已经到了20%。换句话说,如果金融业对GDP增长贡献仍然保持过去的情况,中国的GDP增长速度还要下0.5个百分点。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现在看到的GDP增长中的星星之火是跟资产价格有关系的,包括房地产价格,包括资本市场的表现,它会反映在金融服务业的增加值对GDP的贡献上,进而反映在我们实际的GDP增长速度上。所以,我们在分析经济形势中,我们看到经济中的这些新的变化,我们看到了一些星星之火,而这些星星之火对经济的增长,至少从统计数字上来讲我们已经看到了,这可能是中国经济短期周期增长变化的一个比较值得关注的新的现象。所以,我就利用这个机会跟大家汇报一下我们对当前中国经济的一个短期变化的观察,希望有助于大家一起分析讨论我们当前中国经济的形势,把它放在一个更大的框架中能够一起为我们保增长,促改革,调结构贡献智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