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玩遍中国 > 正文

吉林:拾零满文化,我之浅见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0-09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此篇标题,斟酌良久。起初叫“我看满文化”,太大,改为“满文化,我之浅见”;还是觉得身段不够低,毕竟短短六天时间,人文自然交替,即使摸到小小一片文化衣裾,也只能算只鳞片爪地拾零罢了。

1.jpg

  文化,从来就与历史密不可分。面对茫茫人海,世事悠长,放低身段是必要的。“人在玉楼中,楼高四面风,”才情极高、“根正苗黄”如纳兰性德,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也难免发出高处不胜寒之叹。

2.jpg

  过午不久,太阳就已斜了,此时的魁府大门,半处光中,半在影里。这般慵懒的光景,让人无法兴致盎然跨过门槛,反而多了些惴惴的心绪。门环已不知所踪,只留下座上虎头,带着仿佛千万年的沧桑,茫然与我对望。

3.jpg

4.jpg

  事实上,作为乌拉街“三府两寺”重要成员,这里才不过百来年历史。光绪年间,一位汉军旗都统荣归故里,修建了这座坐北朝南、五房留院的府邸。宅子主人没住几天,并非任由其荒着,而是他再次起复,卒于外任。

  院里堆满钢管、瓦片,窗上都安了新框,带着原木去皮后的“靓丽”色彩。门口石碑上“保护范围,建筑院落外延5米以内”的字样,至少部分抵消了离开的冲动。此时,我开始,为院里那棵老槐树感到幸运了。

5.jpg

6.jpg

  与那些早已灰飞烟灭的古迹相比,魁府是幸运的,至少还能有修缮的机会。两百五十年前,皇太极敕建乌拉街时,是踌躇满志的;虽然他很快碰到了袁崇焕,后世基业也没能千秋万代,但你怎可否认,满族在中华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呢?

7.jpg

8.jpg

9.jpg

  没有乌拉街就没有吉林,他们从满族发祥地的这里走出去,打下了三百年基业。如此写,并非“在满言满”,更不是“扬满贬汉”,中华版图下的所有民族,皆亲如一家。民族主义不可取,这是实话,也应该是。

10.jpg

  文化标志、精英败类、历史起伏,各民族都有,与人口规模无干。满族入关时,确有史可法之不屈,但也有钱谦益之怯懦(临到井口,这位大儒还比不得柳如是);同样,英法联军来犯,我怒其不争地斜视僧格林沁最后的溃逃,却也眼角湿润地目送着八旗子弟跨马横刀向大炮冲去……

11.jpg

  有人对《四库全书》诟病不已,认为选择性太强;然而,哪里没有选择?何时不在选择?诚然,乾隆是在选择,可他至少为后世留下了“3.6万册、7.9万卷、8亿字”的鸿篇巨制。说到选择,崇祯不也是?他一直在选,狐疑满腹,首鼠两端,有时想想,若他没那么多备选,再少些小聪明,大约明朝历史,还能苟延馋喘几十年。

12.jpg

  满族火锅升腾的热气中,我想起那年在沈阳故宫,空场上“八王议政”亭的独特;吉林,神农庄园八旗院落也如此,垂拱、门栏、领纱、官帽椅、雕花床,它们都是历史的缩影,含着尊重的意味。

13.jpg

  钟情于八旗院落里的那扇窗,和那疏密有致的光影。太阳好像来了兴致,变身雕塑家,在红漆灰墙间刻下流年印记、淡雅时光。

14.jpg

  现在,我想再回到魁府中,饶有兴致地看看“修旧如旧”的过程。

  【Tips:吉林市乌拉街,是满族发祥地,现存三府(魁府、后府、萨府)两寺(清真寺、保宁寺),是体会晚清遗风、满族风貌的好地方。交通:距离吉林火车站34公里,建议自驾或出租车,走爱大线转032县道,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