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异域风情 > 正文

欢迎来到外表冷淡的的芬兰人编织的迷幻梦乡 | 格普兰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15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我徒步于荒原中,视野里一片白茫,望不到边际。

  于是,彷徨,陷落,恐惧,无援。

  可远方传来萨米人古老而神秘的吟颂,

  万物惊醒,轻和。

  北极狐的尾尖轻扫雪花,在月光下幻化成光。

  绚烂绝世,冰冷开始褪去,仿似受洗。

  这一幕,不是梦境,在极北的天空持续了几小时之久,每年都有将近200个晚上与之偶遇。

  

 

  〓 “我站在雪上,凝视着它们在空中舞动。除了极光,那几乎让人感觉耳聋了一般的无边寂静也让我难以忘怀”,移居到芬兰看过5000小时的极光猎人安迪回忆道。

  

 

  〓 尤其在格兰普这片荒原,俞接近北极的地方,每年8月中旬至次年4月上旬都能遇见这种美景。

  

 

  〓 朝北的湖畔是观赏这一壮丽的自然奇景的理想地点。via in 格兰普的罗瓦涅米。

  

 

  〓 如同神话故事中的天启录,绚丽的极光也原住民萨米人的信仰中的一部分,在长达半年的极夜里,给生活在格普兰地区的居民无法言喻的力量。

  ①

  这就是拉普兰。And Where it is?

  Maybe 大家不知道,位于北极圈以北,在挪威、瑞典、芬兰北部延伸到俄罗斯西北角的地方,就有这么一片广阔净土,号称芬兰,甚至是欧洲大陆上最后一片未受侵扰的荒原。

  

 

  〓 的确,徒步登顶,望不见一处人烟。

  

 

  〓 往北极圈的方向远眺,地平线上的桦树逐步缩小,远处的针叶林逐渐消失眼前,相对的,原野升起荒凉之境,格兰普陷入了世上难寻的宁静。

  拉普兰,是活的世外桃源。

  当你以为离开了滑雪胜地和城市,便是来到了拉普兰的荒野,但事实上,森林、湖泊早就贯穿于原野脉络中,古时的芬兰逐水而居,从而发现拉普兰如此独特的韵味。

  

 

  〓 森林的美景在四季分明的拉普兰地区显得更为绝色,不同于冬景茫茫一片,大雪叠压树枝之上,秋季的森林染上了艳丽的黄,层层叠叠茂密非常,舒适宜人。via in 格兰普的乌尔霍吉科宁国家公园。

  

 

  〓 作为芬兰最宜人的第二大国家森林公园,它将包括宏伟的山脉、沼泽和森林都囊括其中。园内清楚的标识除了让徒步行走更方便外,也让探险大自然更轻松。via in 格兰普的乌尔霍吉科宁国家公园。

  

 

  〓 探险者有时会遇见免费的木制小屋,柴火、干粮、锅碗瓢盆,甚至桑拿、最基本的生活配备一一俱全。对于探险者来说,解决饥饿,舒缓疲惫,这是冬日徒步的福音。

  古芬兰传说中,森林里住着精灵和仙女,照管着森林的子民,芬兰人在此世代生息,灵魂早与森林盘根错节的融合。芬兰人始终认为:森林是每个人的权利,野生果味、麋鹿棕熊是大自然的赠予。

  

 

  

 

  〓 在拉普兰,根本不愁没吃喝。树丛中发现的岩高兰、熊果,甚至越橘,山丘间的河流交错,汇成湖泊水源,皆可食饮。

  

 

  〓 在荒原上漫步,除了驯鹿和野鸟,松鸡、雷鸟和不计其数的旅鼠你都会遇到。via in 格兰普的乌尔霍吉科宁国家公园。

  ②

  拉普兰,是动物的天堂。

  芬兰人从古至今,对自然的信仰绝不减少一分。他们认为万物有灵,对动物非常亲近。

  

 

  〓 雪橇犬便是冬日里最活跃的一类。平日里静静伫立,异常蠢萌,一旦被套上轭具,摆出巡游士兵的姿态,奔跑在原野上,哈士奇们发出欢乐的叫声,震耳欲聋,简直威风凛凛。via in 旷野边缘的埃农泰基厄。

  

 

  〓 狗的喘气声,雪橇擦过雪地的嗖嗖声,心跳的异常激烈声,在寂静的雪原里,不用屏息便能听见,在如此美景中,任何烦恼都被抛却。

  

 

  〓 与拉普兰的冬天旷野“相恋”,你的人生会因此改变。

  而芬兰的森林之王——在广袤的森林里居住的大约1500头棕熊。虽然它们也有可能在芬兰大陆的任何地方漫游,但是通常会不惜一切代价避免与人类接触。

  即便是猎食动物的棕熊,也能有温柔的人能与之和谐相处。在格兰普库萨莫市的一处农场里,温柔的苏洛打算一辈子都呆在这里,与他的棕熊,与许许多多野生动物生活在一起。

  

 

  〓 尤索(Juuso)是苏洛·卡佳莱宁收养的熊当中最大的一头,也是猎食动物中心里的大明星。它自幼就成了孤儿,被苏洛收养。这里收留着那些缺乏野外生存条件的动物。

  

 

  〓 熊喜欢吃水果和浆果,趴在桌子上,像个待哺的幼儿,安静的等着。

  相比于害羞的熊,格兰普的鹿根本不用深入到森林深处去邂逅。因为它们无处不在,在路边、酒店外、荒原上都可以遇见。

  

 

  〓 在芬兰人的眼里,驯鹿作为圣诞老人的座驾给人亲切、幸福的感觉,尤其圣诞老人之乡格兰普省。冬日里,圣诞节庆期间,乘坐驯鹿车欢庆圣诞特别有气氛。

  

 

  〓 据悉,拉普兰的驯鹿数目高达190000,难以想象。via in 埃农泰基厄的基尔皮斯湖小村。

  

 

  〓 驯鹿是属于半驯化动物,早在数千年前,当年的游牧民族,格兰普的原住民萨米人就成为它们的好伙伴,一起生活着。

  

 

  〓 晴朗的冬夜里,北极光闪耀着,将荒原照得犹如白昼、烦恼和喧嚣远离,寂静空灵覆盖整片土地,这里,是萨米人尼尔斯?马蒂的根。

  ③

  时间在拉普兰地区止步,数千年来,原住民萨米人一直定居与此。无论世界如何发展。

  

 

  〓 他们拥抱极光,与鹿为伍,无争于世,活在寂静的白雪之境里,大家称他们为『欧洲最后的土著』。

  目前,萨米人是欧盟内唯一的北极圈原住民,约有7千人住在如今芬兰的格普兰,以较大村落和社区存活着。

  

 

  〓 去基勒比斯河的萨纳,圣山徒步;前往神灵之界的圣石处,走过通道赛达斯;去依纳利湖中捕鱼;去风景如画的小村海达和拉伊蒂河,就能感受真正的萨米文化。

  在萨米人的村落里,聆听最原始的萨米歌曲是一种享受。

  “谣伊克”(joik)的萨米吟唱,都是目睹的事物和当时的心情即兴表现的,尽管唱词大多相似,只有几个简单的单词。但是,这种源于萨米人巫师在与神灵交流时,赋予精神忘我的唱词旋律,配搭着附着信仰的热烈击鼓声,有一种空灵,接近大自然之感。

  

 

  〓 “高搭”(Kota)是萨米人的临时居所和遮蔽所。

  如今的芬兰音乐,甚至范围延伸到北欧音乐里,都有萨米人的影子。

  现在为了传承开始消亡的萨米人传统,一些教育场所也在教授着萨米歌曲,甚至还出现了世界级歌手。

  

 

  〓 拉普兰摇滚乐队松比(Somby),他们负有将现代萨米文化带向更广阔的世界的使命,萨米音乐是活泼、空灵的。

  生活在格兰普,是感动的。

  本是一片冰冷的雪原,却有太多奇妙,疯狂的事;看似冷淡的芬兰人,却对美妙的大自然、动物世界展现的笑容。在芬兰,不止一种值得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