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理财故事 > 正文

年轻人起早贪黑往返上海与昆山 上班花5小时在路上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7-14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今年3月上海房地产限购政策产生的溢出效应正在二线城市不断发酵。在上海房价、租金居高不下的当下,不少人将置业地转向了上海周边城市。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奔波于双城之间。

  他们享受着宽敞明亮的房间与相对低廉的房价,他们承受着在不停穿梭于公交、地铁、动车高铁中的每一天;他们忍受着早出晚归,长时间通勤带来的寂寞与疲惫。他们坚信着,生活会越来越好。

  如今,许多80后90后也在这繁华都市上演属于他们的“双城记”。这也许是一时间无奈的选择,抑或是长三角发展经济圈形成后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每天上午6点一刻,90后女孩黄雨晴都会准时踏上前往中山公园的小区班车,这3年来,她习惯了每天在昆山和上海间往返。“四个小时的上下班车程,冷清的大楼和宽敞清静的居住环境,这恐怕是鱼与熊掌的不可兼得吧。”

  晚上7点21分,昆山轨交11号线花桥站,又有一拨年轻人从地铁1号口涌出,他们年轻的脸庞上掩不住一天的倦意。

  上班早晚高峰几乎每辆班车都满员

  90后女孩黄雨晴(化名)最近有点烦。这两天楼上漏水殃及她的小屋,她去敲门无人应答,找到物业,却回答对方手机关机失联。“如果是上海就好了,大部分是自住客。我在这住了三年了,刚来的时候一层楼就我一个住户,孤零零的。”

  黄雨晴是2013年搬到昆山,成为跨城一族的。那一年,她大学刚毕业,就离开了父母家位于杨浦的老房子,独自搬到了昆山居住。“房子是爸妈2008年买的,环境不错,比市中心的‘老破小’住得舒服多了。”这些年,黄雨晴明显觉得楼里的上海邻居多了起来。

  3年前入住至今,每天搭乘小区班车上班成了她雷打不动的行程。班车直达中山公园轻轨,其间需花费一个小时。在黄雨晴印象中,这些年,像她一样往返双城的年轻人多了起来。“我一般是坐六点一刻的班车,想要挤上六点的头班车很难。仅我们这片居住区,从昆山去上海上班的人每天至少有几百人。上午6点到8点,几乎每辆班车都是满员的。”

  因为上下班之路遥远,因此黄雨晴的出行时间完全要跟着小区班车走。“上海到昆山的班车最晚23点结束,从昆山到上海的21点就没了。上班高峰时10分钟一班,平时20分钟一班,中午则要半小时一班。上下班高峰的时候车子还比较多,但晚上6点半后就要等车,每逢周五或小长假前一天,中山公园轻轨那有一长排的人在等车,最长的一次我干等了一个半小时。”

  即便花桥地铁站开通后,她和很多邻居也没有想过坐地铁上班。“我们这里80%的业主都是乘小区班车的。”黄雨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班车单程票价4元,但公交换地铁的话,加起来费用要9元,不划算。而且我们小区到地铁站需要公交短驳四五站,还要对应时刻表。班车则是直达,不用每站都停,相对还快。现在迪士尼站开通了,11号线更挤了。小区里只有极少部分业主开车,这样成本就更高了,除了高昂的油费,还有高速过路费。”

  为了踩着班车的点,不加班成了黄雨晴强迫自己养成的习惯。即便一定要加班,她也会提议把任务带回家做。因为担心同事们知道她家住昆山惹来非议。一直以来她都没有公开自己的真实居住地。唯独有一次,她在朋友圈发了一张高速拥堵的照片,有关系比较好的同事来询问,她便推说自己在昆山也有房子,两边住。“否则人家会很奇怪,我为何舍近求远住昆山。即便我不觉得累,旁人听了也累。”

  每天6点起床一天花5小时在路上

  和黄雨晴一样,27岁的王小姐也是众多昆山跨城上班族中的一员。王小姐是去年结的婚,丈夫在昆山工作。这对新婚夫妻考虑到上海的高房价,选择在昆山买房。说起每天的跨城生活,王小姐调侃道:“都是在高铁上开启的”。

  由于家住昆山玉山镇,公司又要求9点钟打卡上班,所以王小姐只能每天6点起床,乘坐50分钟左右的公交到昆山南站,然后取票乘坐高铁到上海,再挤早高峰的地铁到公司。

  和地铁几元的花费比起来,高铁二等座票价高达24.5元。“早上时间太紧了,只能坐高铁,下班后,因为时间较充裕,为了省钱,我一般会先坐地铁11号线到花桥站,然后再坐公交回家。”即使如此,王小姐每月在交通上的花费也要一千多元。

  粗粗算来,王小姐每天在交通上时间多达5小时。上班至少需要两个小时,下班需要三个小时甚至更多。由于公交的末班车是晚上7点半,一旦错过,回家就比较“曲折”,只能多倒一班公交才能回家,那辆公交半小时才有一趟,这样一来就会多花将近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家都快十点了。

  虽然如此奔波,但王小姐并不觉得累:“比起在上海买房,这样至少能节省更多的钱,也算是用时间换到了金钱吧”。

  另一位李先生和王小姐相似,谈及昆山与上海的八年奔波史。他滔滔不绝起来。2008年,在上海已闯荡近十年的他仍买不起上海的一套房,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在昆山购置房产。对于这一决定,李先生至今十分得意:“那时昆山房价特别便宜,才3900元/平,现在我们家小区已经涨到差不多1.5万元/平了。因为买得早,我两年前又新买了一套自住,以前那套出租,权当投资。”

  上海限购落户也难,选择昆山“曲线救国”

  自上海实行落户积分政策以来,外地留沪工作人员取得上海户口的难度进一步加大。因为无法落户上海,子女的教育问题成了许多外地留沪工作人员的“心病”,为了让孩子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许多人把目光投向了昆山。

  除了上海房价高,孩子的教育问题也是李先生考虑到昆山买房的重要原因。上海户口不好拿,孩子又到了学龄,在昆山买房后,孩子能在家附近贵族学校上学,还能落户。李先生说,“与其花费十几年时间在上海赚更多钱付首付,不如把这十几年的所得花在昆山的房子上,生活幸福水平会高很多。值!”

  张女士也是这样一位母亲:儿子马上就面临升小学了,虽然有居住证,但是想上好学校,还需要排队。“我们现在在昆山买的这套房旁边就是贵族学校,教学质量有保障,价格也比在上海的同类学校低,而且接送也方便。”

  张女士在徐汇上班,但对于每天跨城上班,她并不在意。“上海交通拥堵,无论到哪都至少要一个小时。现在搬到了昆山,花桥这边是起点站,有位子坐,看会儿网络剧就到站了,挺好的。”

  房价大战中抢占一波先机。正如张女士所说,“因为上海的限购政策,想投资就只能在上海周边找了。之所以选择昆山,是因为它现在的发展潜力越来越明显了。”

  记者打开了一款社交软件,随机输入了昆山某小区业主群,发现在用户属性中,信息登记为上海的用户占比超过70%,且80后占比超过50%。

  两座城,连接两代人

  傍晚,在昆山一个小区的便利店门前,记者看到了两个年近六旬的老人带着孩子在聊天,通过交谈,发现她俩都是专程从东北来到昆山,照顾子女起居。

  “他们这一代人太辛苦了,面临的选择多,生活压力大,节奏也快,看着怪让人心疼的”。这位儿子在浦东上班的老阿姨感叹道。同样是承受不起上海的高房价,这位老阿姨的儿子在结婚后选择在昆山买了房。“儿子每天七点就得起床上班,儿媳妇儿更早,六点多就要起床。每天他俩在路上花费的时间将近5个小时,我就想着,来帮他们带带孩子,做做饭,减轻一下他们的生活负担”。

  记者了解到,由于路上花费的时间太多,所以这对夫妻每天能与孩子的相处时间仅有两个小时。“早上孩子醒来,妈妈已经上班了,根本见不着面,晚上孩子不愿意睡觉,哭着喊着要等妈妈回来,如果不加班,儿媳晚上九点多到家后,还能陪陪孩子,哄他睡觉,如果加个班,回家都要十点十一点了,孩子都睡了”。

  另一位大妈告诉记者,女儿半年前生子,每天往返上海和昆山,根本没办法照顾孩子,“她已经辞职了,打算等到孩子两岁之后再重新找工作”。

  这样的状况并不少见,随着在上海与昆山来回“行走”的上班族越来越多,他们的父母只能跟着子女来到一座新的城市,买菜、做饭,再度照顾起子女的生活起居,为他们构筑一个温暖的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