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声音 > 正文

女子等大巴时借洗手间遭拒 忍到机场拉一身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4-03-15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3月4日,南京市民俞女士乘坐机场大巴去机场,准备搭乘飞往日本的航班去旅游。当天清晨5点多,俞女士来到位于南京市内的一处机场大巴候车点,她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就想借用一下售票点的洗手间,却遭到售票员金女士一口拒绝。由于班车即将抵达,俞女士也不敢离开,最终忍着腹痛上了大巴。40分钟后,大巴抵达机场,俞女士最终还是没忍住,拉在了身上。俞女士认为,她遇到这样的事情和金女士当初态度冷漠不配合脱不了干系。这件事对她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要求机场车队给予赔偿。

 
        事情经过
 
        上车前闹肚子,强忍到机场拉了一身
 
        昨天上午,南京市民俞女士向扬子晚报记者讲述了事情经过:俞女士家住南京市玄武区,她订了3月4日早晨6点半的航班飞往日本。当天清晨5点40分,俞女士来到机场大巴的一处停靠点,准备乘坐第一班机场大巴去机场,不知是天气寒冷还是什么原因,俞女士上车前居然开始闹肚子。俞女士赶紧联系售票人员金女士,希望能借用停靠点工作人员的洗手间,不过却遭到了金女士的拒绝。当时已经疼得坐在了地上。不过,售票员金女士仍然无动于衷,她告诉俞女士,售票点没有洗手间。俞女士当时考虑去其他地方方便,但是又担心大巴车在这期间到站,这样会误了飞机。于是,就询问金女士这一班大巴车到站的时间是几点,下一班间隔多久,没想到对方就回答了“不知道”,其他什么也不愿多说。
 
        为了不耽误班车,她硬是坐在售票处等了10分钟,期间一共问了金女士4次有没有洗手间,对方均以“不知道”为由回绝。5点58分左右,大巴车到站,她忍着腹痛上了班车。本希望赶紧到机场,就可以方便了。没想到上车后发现路上颠簸让肚子更不舒服,腹部一阵阵“翻江倒海”,让她痛不欲生,到后来在车上疼得直叫唤,没法坐在座椅上,只能躺在大巴车的过道上。6点半左右,俞女士乘坐的大巴车来到南京禄口机场。车辆到站后,她第一个下车,就向洗手间狂奔过去。不过在进入旅客大厅后,实在没忍住,拉了一裤子,弄得全身都是秽物。无奈之下,俞女士提着箱子来到洗手间,更换衣物后只得把脏衣服全都扔掉。
 
        还好没有耽误俞女士去日本的行程,不过俞女士称,遇到这种事情早就没有旅游的心情了。3月9日,俞女士在日本形成结束后,从日本飞回南京,俞女士越想越气,她认为,如果不是售票员金女士的冷漠相待,自己就可以选择去其他地方的洗手间,不至于在售票点硬等,结果导致拉了一身。因此,金女士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补偿精神损失。
 
        机场客运回应
 
        售票员金女士:
 
        候车点没洗手间,但当时态度不好
 
        扬子晚报记者随后联系上了售票人员金女士,她告诉记者,俞女士所说的确有其事。
 
        “我当时态度的确不太好。”金女士表示,当时俞女士有点唠叨,她不应该把负面情绪带入工作中,她也没想到会给俞女士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对于俞女士的遭遇,金女士表示,很对不起,她也向俞女士道歉了很多次,自己也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金女士表示,这个售票处确实没有洗手间,员工上厕所也不是在售票处内解决,而是需要步行到不远处一处公交车站附近的公共厕所解决。
 
        “我当时也告诉她哪里有厕所了。”金女士称,不过按照当时的时间来看,即便是俞女士去了洗手间,她也肯定赶不上第一班大巴车了。对于这一点,金女士表示,在当场就明确和俞女士讲过。对于俞女士对班车时间询问为何要以“不知道”作答,金女士表示,她承认自己确实说了不知道,但是每辆班车和预计时间都不是完全吻合,可能提前几分钟,也可能推迟几分钟,这无法估算,所以没法告诉乘客具体还有多长时间。金女士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俞女士找到了车队领导投诉,她才知道俞女士的遭遇。事后,她给俞女士深刻道歉过很多次,对方都没有接受。
 
        对此,俞女士则表示,她确实收到过金女士的道歉短信,不过她认为对方道歉并不诚恳,总是在强调其他理由。“这件事对我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伤害。”俞女士称,不是一两句道歉就能解决问题的。
 
        客运负责人贾队长:
 
        售票员已被扣除400元奖金
        
        随后,扬子晚报记者联系了南京禄口机场客运负责人贾队长,对方告诉记者,售票站点内确实没有洗手间。
 
        贾队长表示,当乘客问及哪一辆班车何时能到站时,员工不能回答“不知道”,金女士的这一举动证明工作中确实有不到位的地方。接到俞女士的投诉以后,已经对当事人金女士做了相关处理,扣除了400元奖金,还要她接受相关业务培训。
 
        俞女士表示,她对这样的处理决定并不能接受,她要求赔偿5000元。
 
        目前,双方还在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