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托 > 产品资讯 > 正文

平安信托撤离红楼梦酒业 中铁建业接盘悬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6-27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一个妄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

  《红楼梦》里这句“枉凝眉”的词,此时形容四川红楼梦酒业和曾经的合作伙伴平安信托或许再恰当不过。日前,一度以5亿元入股红楼梦酒业的平安信托,在合作未满三年之时暗自退场,将其持有的债权拍卖,中铁建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建业)成为接盘侠。

  当前,白酒行业的复苏迹象已经显现,五粮液、茅台等大佬们正在忙于涨价。但作为宜宾酒业的代表之一,红楼梦酒业却难以度过这个艰难时刻。“资金和市场的压力还是很大。”红楼梦酒业掌门人文万彬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对之前与平安信托的合作不予置评。

  根据《宜宾日报》报道,中铁建业公司负责人高鹏透露,下一步将成立债权委员会,清理资产,加大在技术、管理、市场营销方面的创新力度,拓展文化、旅游、养生产业。

  酒业观察人士蔡平认为,红楼梦酒业品牌建设缺乏核心竞争力,即使现在重嫁了一个好人家,但是在白酒行业形势并不容乐观的情况下,未来仍想走上市之路难度很大。

  红楼蜜月期

  从建筑行业起家的文万彬在宜宾市宜宾县算是名人,冠有各种杰出企业家的荣誉称号。2006年,文万彬接过了运营困难多年的宜宾红楼梦酒厂,重整旗鼓。

  “那时候房地产业和白酒业都在高速成长期,这成为文万彬企业发展的两驾马车。”宜宾县当地一位熟悉文万彬的企业界人士告诉记者,在两个产业的共同促进下,文万彬的企业实力越来越强,尤其是红楼梦酒业在白酒品牌第二梯队站稳脚步,打造出了“红楼梦”“梦”“红楼梦十二钗”“永乐古窖”四大品牌。年产能达5万吨,年销售额突破10亿元。

  红楼梦酒业发展最好的时期,自然绕不过新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开拍。借助这一事件营销,红楼梦酒业迅速扩张,旗下产品凸显出一定的竞争力。在前几年的成都春季糖酒会上,红楼梦的户外广告也颇具规模。在红楼梦酒业的网站上,文万彬手持一卷《红楼梦》的摆拍照片依然很是醒目。

  但随着塑化剂事件的影响,白酒行业开始跌入谷底。2013年10月23日,中国平安集团与宜宾红楼梦酒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协议主要内容为中国平安集团以5亿元现金方式入股红楼梦酒业,完成后将成为红楼梦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25%。

  “此次战略协议的正式签署,标志着平安集团一只脚踏进了川酒,踏进了‘白酒金三角’。”当时,参与签约的平安信托常务副总张礼庆说,双方将在资金、资源、市场、品牌等方面进行多元化深度整合。“希望红楼梦酒业进入中国白酒的第一方阵”,尤其是平安信托放出豪言,要在三至五年培育红楼梦酒业上市。

  根据双方协议,此次所融资金将主要用于公司的品牌渠道建设和技改项目,公司现有原酒储备1万吨,技改后储量将达到5万吨。另外,公司谋划在未来三到五年发行股票上市,平安已有40人的团队入驻公司,帮助解决在公司治理等方面的问题。

  那时的红楼梦酒业与平安信托进入了蜜月期。此后,红楼梦酒业还开启了另一段蜜月。2015年6月,红楼梦酒业与深圳广泰源集团签约。文万彬表示,红楼梦酒业旗下的中国梦酒将以此次签约为契机,开展产业链一体化、供应链一体化,并运用广泰源集团的“5.0版核动力商业模式”,开启中国梦酒网络营销新篇章,从而引领酒业企业向金融资产证券化的成功转型。

  对于“5.0版核动力”,有酒业人士直呼看不明白,完全是概念化的东西。之后,双方的合作也未见相关报道。

  股权转债权

  在今年6月初,红楼梦酒业向外透露,中铁建业在上海经过数轮竞价,以最高价从平安信托手中竞买到红楼梦酒业的债权包。就此,记者未能从平安信托和中铁建业的网站上查询到此次交易的具体细节,文万彬也对此表示不便透露。

  记者注意到,此前双方签订的协议为入股协议,但平安信托此次出售的则是债权包。就此,记者询问文万彬亦未得到回应。

  在6月初的《宜宾日报》上,一篇题为《红楼梦酒业再次吹响产权重组号角》的报道里,如此表述:“中铁建业在获悉平安信托有意转让红楼梦酒业债权包这一信息后,积极行动与红楼梦酒业进行接触,走访了解红楼梦酒业部分债权人,并实地考察了红楼梦酒业生产、发展现状。经过中铁建业多方考察、全面研究、综合评估后,最终确定参与红楼梦酒业债权包的竞买。”

  “白酒行业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及难得的发展机遇。”中铁建业高鹏说,红楼梦酒业的发展潜力和自然禀赋是吸引中铁建业竞买债权包和实施产权重组的重要筹码。

  对于目前红楼梦酒业与中铁建业的重组情况,文万彬表示,红楼梦作为非国有企业,压力非常大,目前正在重组中,不便透露。

  有接近红楼梦的当地知情人士表示,平安信托在入主红楼梦酒业后,在实际操作中发现企业有很多不规范之处,双方在经营和管理上有诸多分歧,所以平安信托最后采取的合作不是入股而是“债权”,现在终于是甩掉这个“烫手山芋”的时候了。

  按照当初双方的合作协议,红楼梦酒业将把原酒储备从1万吨提高到5万吨。就此,有业界人士透露说,红楼梦5万吨的原酒储量绝对够呛,整个成品销量有5万吨就已经很乐观了。就此数字,记者未能从红楼梦酒业求证到。

  曾上重大火灾隐患黑名单

  平安信托的进入,并未让红楼梦酒业走上一条康庄大道。

  记者注意到,在2015年9月,宜宾市当地消防部门点名的全市18家重大火灾隐患单位里,就有红楼梦酒业,而整个宜宾县名单上也只有红楼梦酒业和一家会所,显现出该公司在管理上的漏洞。

  此外,记者查询到,在2015年5月,成都市中院开庭审理了自然人李虹诉红楼梦酒业欠款一案。李虹起诉称,2014年4月24日,红楼梦酒业公司与李虹签订了《借款协议》,约定红楼梦酒业公司向李虹借款114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4年5月4日至2014年7月21日止,借款利率为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但红楼梦酒业在归还了503万元之后就未再支付余款。就此,经成都市中院审理,红楼梦酒业败诉,并判红楼梦酒业在判决十日内支付李虹剩余款项及利息。

  “红楼梦酒业的资金紧张可见一斑。这是因为其房地产和白酒两个支柱都遭遇市场低谷,企业发展难以为继。”宜宾县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甚至于红楼梦酒业一度给员工发不出工资。

  记者注意到,在宜宾除了五粮液之外,白酒企业不尽乐观。

  6月8日,宜宾高县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班子全员出动调研高洲酒业,在调研会上,高县政府也是首次公开承认高洲酒业遇到的困境及需要帮扶和自救。

  据悉,高洲酒业最大债权单位是平安银行,当时贷款金额在6亿元左右。据酒业家报道,查询高洲酒业股权出质登记信息获悉,高洲酒业董事长杨永详、副董事长田礼刚等全部16位个人股东均作为出质人,出质金额不等,当时质权人都是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

  “现在白酒行业已经不是通过一个事件营销就可以做起来的时代了。”白酒观察人士蔡平表示,之前很多酒企的品牌建设都很滞后,产品又不是高科技,更没有技术壁垒,因此在市场遇冷时只能期望靠投资机构帮扶一把,但投资机构观察问题的深度和广度要求很高,要想上市就更加困难,“女儿都没有养好,怎么能嫁个好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