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托 > 信托焦点 > 正文

中国高净值人士全球资产配置需求上升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7-26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美国股票、英国地产、法国红酒……境外资产正成为越来越多的中国高净值人士“财富蛋糕上的一朵奶油花”。

  上信(香港)控股有限公司首席投资官吕璧慧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随着本土高净值客户全球化资产配置需求上升,中国资产管理行业正迎来一个黄金时代,信托机构作为资管行业的一员也迎来发展机遇期。”

  境外业务前景诱人

  兴业银行与波士顿咨询公司联合发布的2016年中国私人银行发展报告中曾指出,中国个人境外资产配置比例目前只有4.8%。但随着私人财富全球化进程的深化,估计到2020年这个比例将上升到9.4%左右,新增市场规模将达到13万亿元人民币。

  吕璧慧坦言:“中国内地高净值客户境外资产配置比例还很低,发达国家高净值客户境外资产配置比例平均超过50%,即使亚洲国家新加坡该比例也有38%左右。不过,近几年中国内地高净值客户境外资产配置需求越来越强烈。”

  她进一步指出,全球配置的优势在于可以对冲国家风险,中国经济增速逐步放缓已是大势所趋,客户可以在不同经济增速的国家间配置,如配置部分资产到经济复苏国家。此外,全球配置还能对冲货币风险。2015年人民币开启贬值之旅,全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4.5%,为1994年以来最大的年跌幅。人民币贬值使得高净值客户意识到汇率风险,更加深了境外配置资产非常必要这一认知。境外资产配置需求上升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很多高净值客户的子女赴境外念书,外币支出需求上升,需要有境外收入来对冲这一支出。

  随着客户需求国际化,信托机构作为资产管理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境外业务成为必然。

  其实,很多内地金融机构在香港拓展业务已经长达十年甚至更久,拓展境外业务的第一个阶段可能是了解、熟悉境外市场。即使是香港,与内地也有很多差异,如语言、文化,更重要的是法律制度。

  资产管理业务竞争非常激烈,非常显著的一点是境外金融机构已经很懂得中国化。“比如,我们上海总部每天都会接触到来自高盛、摩根大通等大型境外金融机构的中国团队来探讨合作。而中国内地金融机构还只是服务中国本土客户,境外业务也主要集中在筛选境外市场的产品和信息,服务境外高净值客户、境外机构的比例很少。”吕璧慧透露。

  吕璧慧表示,服务中国客户本身已经是个很大的挑战,中国高净值客户增速很快,这块蛋糕已经非常巨大。机构的服务还没有覆盖需求,还有很大提升空间。除了挑战,这更是一个机遇,随着高净值客户全球化资产配置需求上升,资产管理行业正迎来黄金十年,信托机构在此过程中也将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分散配置降低风险

  吕璧慧告诉记者,中国高净值客户对于境外市场来说还是新人。

  “虽然很多客户拥有境外市场账户,但这并不代表着真正的全球资产配置。”她说,“中国高净值客户人群喜欢在金融市场短线投机,即使一次投机的收益相当可观,如能够半年翻番,这也不是明智的投资选择,其中存在着很大的侥幸因素。”

  她强调:“投资大师沃伦·巴菲特曾说过,当大潮退去的时候,我们才能知道谁在”裸泳“。”

  在吕璧慧看来,资产全球配置是长期的有规划的自律的投资行为,这也是机构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

  “作为信托公司,我们会先了解客户的未来资产增长前景,各个时间段的开支需求、风险偏好等,综合起来做好投资规划。然后去境外市场筛选出对应需求的产品。以基金为例,我们筛选出优秀的基金经理,追溯波动率指标选出业绩稳定的基金,考察基金控制风险机制,特别考察2008年金融危机、2012年欧债危机等特殊时点,基金应对危机的能力。”她透露。

  未来1至3年,市场是动荡的,充斥着各种不确定风险,土耳其军事政变才刚平息,意大利银行业危机正在发酵,英国退欧还在推进,美国马上迎来大选,欧洲多国也在明年举行大选,在错综复杂的全球形势下,分散、有规划的全球配置才是高净值人士财富的安全保障。

  吕璧慧建议投资者,可以将资产分散到以下品种:首先,可以留一些现金;然后配置部分资金到高收益债。“因为中资企业在香港市场发行的高收益债有5%至6%的回报,再加上汇率回报,是个不错的选择。”吕璧慧说。

  吕璧慧重点推荐港股,她认为,香港恒指成分股平均股息率达3.78厘,国指更高达4.07厘,在主要市场中处于偏高水平,估值方面,国指市盈率(PE)7.1倍,恒指10.8倍,仍是全球的估值洼地,吸引长线资金进驻。2015年A股市场深幅回调错杀了港股,在A股股票跌停的时候,很多基金为了应对客户赎回需求,只能抛售有流动性的港股资产,造成了港股被错杀,上轮下跌仅仅是外部原因造成的,并不是港股自身出现问题。此外,美股也可配置,看好有品牌的高科技公司。

  另外,还可以再分出部分资金,配置相关性低的对冲基金。

  最后可以留出部分资金,捕捉交易型机会,如英国公投确定脱欧后英镑急挫,黄金回调后的机会等。

  “当然,这只是个参考方案,中国高净值客户与金融机构之间的信任正在建立,市场瞬息万变,人的情绪也有高低起伏,作为机构需要不断与客户交流,不断调整资产管理规划,无论潮起潮落,都能在市场乘风逐浪。”吕璧慧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