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证券 > 个股 > 新股 > 正文

IPO成造富机 上市公司股东掐点清仓减持成常态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1-03

  【新财富网 www.xinmoney.com】2015年12月24日上市的思维列控近日公告称,公司持股15%的股东远望谷计划在2016年12月26日起开始减持持有的公司部分股票,思维列控上市刚满一年。上市刚满一年就出现被掐点减持的上市公司,思维列控不是个例,还有很多上市公司出现遭股东掐点,甚至清仓减持的现象,相比之下,后者则影响更大,并且也考验目前IPO提速下,市场对这种减持的承压能力。

  多家上市公司遭掐点减持

  上市公司股东为了资金周转减持本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部分上市公司股东表现的急不可耐减持则有点让市场产生情绪,尤其以对那些持股刚完成或者即将要解禁就立即宣告要减持计划的上市公司股东为主。

  2016年12月31日, 思维列控公布了公司股东远望谷的减持进展公告,远望谷持有思维列控15%股权,为公司第三大股东,思维列控2015年12月24日上市,12月26日左右部分首发股迎来解禁。远望谷泽则表示自2016年12月26日起三个月内减持128万股,截至目前已经减持了105万股。

  除了控股股东的协议转让,股东的减持一般被解读为市场的利空,因为这代表股东认为公司目前市盈率存在高估。

  方正电机股东金石灏汭持有的公司161万股刚刚完成解禁,金石灏汭就在12月30日公告称,15个交易日后6个月内全部减持该笔解禁股。天华超净的股东冯忠、冯志凌、无锡英航、益宇投资计划在2016年12月30日至2017年6月29日期间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天华超净不超过 751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2.18%,而这笔股份2016年12月26日才正式解禁。

  2016年12月27日,通合科技公告称收到公司股东宏源汇富、祝佳霖、杨雄文出具的《减持计划告知函》,计划在公告之日起三个交易日后的12个月内减持持有的部分公司股票,而实际上通合科技在2015年12月31日才上市,此次减持计划中,宏源汇富减持最多,它计划减持不超过313.75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份的3.87%。

  从这些出现过股东持股刚迎来解禁就立马宣布减持计划的上市公司股价来看,确实影响较为明显,大部分股价都出现了连续大跌,或者出现连续的阴跌滞涨。

  清仓式减持更被诟病

  如果很多上市公司股东掐点减持只是表现出急不可耐,那么清仓减持的股东则显得不厚道,如此也表明这些股东当时都只是作为财务投资者突击入股IPO企业,公司一旦上市,持股市值遭到炒作,限售期限一到就全部卖出。市场人士表示,就目前法规来看,这种情况虽然不违规,但是对于市场的影响是深远的,首先是遭到清仓式减持的上市公司股价必定承压,其次对于IPO的提速也是个考验,如果IPO提速只成了这些财务投资者的造富机,那么就失去了它的自身价值。

  光环新网12月31日公告称,收到股东红杉资本资本的《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截至目前红杉资本共持有光环新网3608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4.99%,红杉资本计划在2017年1月6日-2017年7月5日期间合计减持不超过持有的光环新网全部3608万股。

  斯太尔12月29日公告称,公司股东天津硅谷天堂计划在股份解除限售后的12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和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其持有的本公司全部股份587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44%。

  多喜爱股东达晨财信和一致行动人达晨创投在2016年9月5日-2016年12月28日期间减持了它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910万股份, 占公司总股份的7.58%,股东做出减持计划的时间也是持股解禁后的1个多月。

  除此之外,万里石持股1425万股,占总股份7.13%的股东上海祥禾和持股1107万股,占总股份5.53%的连捷资本计划将这些持股在2016年12月23日解禁15个日后的12个月内清仓减持。纳川股份持股5236万股,占公司总股份5.08%的股东刘炜计划在12月23日后的6个月内全部进行减持,刘炜持股也是12月中旬刚完成解禁。

  维格娜丝12月7日披露股东减持计划,12月3日刚刚解禁的金融发展持有公司904.4万股股份,占维格娜丝总股本的6.11%,金融发展计划对维格娜丝进行清仓减持。

  此后不久中新科技发布公告称,2016年12月15日分别收到股东联创永溢和长海创投拟减持公司股份的告知函,两人将自2016年12月22日股份解除限售之日起六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方式或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分别减持不超过1125万股。

  也是刚解禁就清仓减持,相同的现象还出现在三夫户外、富祥股份、奇信股份、银宝山新和读者传媒等公司身上。

  A股高市盈率成主因

  虽然这些上市公司股东减持的原因大都是因为资金周转,但是市场都知道的是,减持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认为自己所持的公司股票价值存在高估,现在不减持,以后减持套现的金额将更低,而就目前的A股来看,高估不仅仅是个股的问题,而是整个A股市场的问题。

  以读者传媒为例,2015年12月12日开始,公司的部分首发股票迎来解禁,公司股东光大资本公告将在2016年12月15日起6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及二级市场相结合的方式减持公司股票不超过12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4.38%,截至2016年12月30日,读者传媒股价收于29.32元/股,对应的动态市盈率则为101倍,而2016年12月12日解禁时的股价则为29.89元/股,显然市盈率要远远超过101倍,这个市盈率相比于上交所平均15.94倍的市盈率,是非常高的,但是对于次新股来说又是非常普遍的。

  所以高市盈率是股东一解禁就急着减持的根本原因,而对于这些财务投资者来说,减持的动机则是上市后获得的丰厚利润,因为这些股东主要是通过定增方式或者上市前入股的形式持有的股票,持股成本都非常低。

  仍旧以读者传媒为例,光大资本拟减持的读者传媒1260万股,其实是光大资本在2011年3月参与读者传媒增资扩股时获得的700万股,此后通过几次转增股票变成了现在的1260万股,当时的持股成本为11元/股,也就是持股成本为7700万元,截至2016年12月12日收盘,持股市值则为3.77亿元,相当于浮盈3亿元。

  而基本上所有上市公司清仓减持的股东都是这样,公司本身估值存在高估,并且自身浮盈又较高,最终出现清仓减持就成为合理的逻辑了。

  需要为清仓式减持立规矩

  不管是掐点减持还是清仓式减持,虽然市场议论较多,但是按照目前的监管规则,都是符合规定的,市场只能评论,这些股东们依然赚的盆满钵满。

  申万宏源桂浩明在肯定了股东减持符合市场规律的同时,则认为对于清仓式减持要建章立制,桂浩明表示,“类似”清仓式减持“这样的行为,的确也给市场带来冲击,鉴于市场的实际情况,在已有的现行制度基础上,不妨增加一些规范要求。既保证其卖出的权利,也通过适当的限制来缓解卖出行为对市场的冲击。”

  减持作为这些财务投资者投资的退出通道,不应该堵塞,这样才能激发这些投资者的投资激情,但是可以设置一些制度来制止这些清仓式的野蛮减持行为,桂浩明认为,“对于那些持股数量特别大的财务投资者,要求其分批卖出,并且应该事先进行公告。另外,上市公司在财务投资者等的持股解禁期到来之前,通过相关渠道进行必要的信息提示。当然,如果这些公司在筹划上市时,能够让财务投资者表达自愿延长或部分延长锁定期的意愿,则是一种更加符合市场化原则的安排,相信会得到广大投资者的认同,此举也会成为公司的一个利好消息。”

  除此之外,市场人士建议,监管层还可以做这样的规定,计划清仓式减持或者减持比例超过持股80%以上的股东,减持股份必须全部通过大宗交易形式减持,不能通过集合竞价的方式减持,如此也会减小对股价产生的利空压力。